民風網
民風網
宗族聯絡處

曲氏文化南北連枝 宗族文明時空恰適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19-02-092811

曲氏標志

文化是實現文明化的思維,是人們在長期生產生活中總結出來的、符合群體組織成員共同生存與發展需求的思想意識的結晶。如同人類的血脈,連綿不斷地傳承與發展。因而,整個人類大同于和諧文明。

家族文化,作為人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集合于人類文明史傳承與發揚,最大公約于社會主流思想意識尤其是價值取向。因而成為社會穩定與發展的重要支撐。家族文化研究,亦應秉承這一規律,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為參照系,吸取傳統文化精髓,去其糟粕,在繼承中發揚,實現與社會核心價值的契合。以此,教化家族成員擔負起對家族的責任,以此為根基與保證,實現應有的社會擔當。做到在社會生態中,基礎融入適應生態,自我約束端正品行,客觀正確的認識自己,找準自己的位置,即不無所作為,又不為所欲為,正能前行,哪怕是非常平凡,也不失自尊自強。

曲氏家族正是秉承著這一宗旨,南部以曲煥章文化研究會為主干,北方以曲氏傳統文化交流中心軸心,展開家族傳統文化研究。承宗族品格之靈魂,融現代文明之精髓,奏社會和諧之強音。

法人登記本

沈陽曲氏傳統文化交流中心

2018年11月12日,沈陽市曲氏傳統文化交流中心正式獲準掛牌成立。同日,曲煥章文化研究會在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區正式獲準并掛牌成立。這是中華曲氏南北兩支宗族文化研究組織共同努力的結果,是中華曲氏宗族的一件大事。它標志著中華曲氏傳統文化研究已得到社會廣泛認同。

1549730756980360.jpg

2019年1月12日~13日,沈陽市曲氏傳統文化交流中心在沈陽舉辦曲氏族人迎新春文藝晚會和曲氏文化傳承研討會。把這種精神貫穿其中,引領家族成員竭力奉行。

曲氏走訪

曲氏走訪

曲氏走訪

曲氏走訪

曲氏走訪

曲氏走訪

2019年1月26日,大連市部分曲氏宗親組織節前慰問曲氏長者活動。把家族成員間的相親相扶的倡導與引領,契合社會核心價值觀的友善而和諧。

云南電視臺采訪

云南電視臺采訪

云南電視臺采訪

云南電視臺采訪

云南電視臺采訪

云南電視臺采訪

2019年1月27日,云南電視臺攝制組進入云南白藥曲煥章故居采訪,以求從歷史遺跡中,追尋“祖傳秘制”到國家“絕密”的不平凡的旅程。向人們詮釋一代藥王的圣潔靈魂,以及其家人、后人的家國情懷。

云南電視臺采訪

云南電視臺采訪

家亦是國,國亦是家。家乃國之小家,國乃家之大族。家族的文明化實踐及其形成的思想意識,由宗族認同,到社會認同,到國之認同,是宗族文化形成與發展的基本參照系與軌跡。追尋先人文明的軌跡,把握優秀文化發展歷程,找準社會生態靈動之根源,讓家族文化在傳承中發揚,實現曲氏后裔和諧融入社會生態并取得長足發展,曲氏家族為此正在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1549731551953856.jpg

 

【拓展閱讀】

云南白藥之父——曲煥章

云南白藥

云南白藥,創始于上世紀之初,輝煌于抗戰歲月,曾為千百萬抗戰將士和百姓解除傷痛之苦,然又飽受磨難,至新中國誕生后方重獲新生,得到長足發展,于今聞名遐邇,名震四方。

云南白藥

 

云南白藥,是中華醫藥文化遺產中的一朵奇葩,也是民族實業伴隨著時代風云顛簸,從艱難掙扎中蹣跚走出的一株不滅的火種。

白藥創始人曲煥章的一生,充滿了無數傳奇、跌宕以及無法回避的苦難,他在重重的磨難中艱難選擇,憑著超強的毅力和才智迎來輝煌事業的經歷,值得我們后人深思。

 

≡ 鄉村郎中的創藥之路 ≡

曲煥章,原名曲占恩,字星階,光緒四年(1880年)生于云南江川縣趙官村。

云南白藥

 曲煥章故居

曲煥章七歲喪父,九歲喪母,全靠祖母與姐姐撫養成人。12歲時,他被送到姐夫(袁恩齡)家學中醫傷科。開始他坐不住,后來才發現這些丸散膏丹、花花草草里的趣味,于是小小年紀一邊隨姐夫行醫,一邊學習加工配制傷科用藥的醫藥學知識。

15歲時,曲煥章在袁家藥房當幫工,繼續自習醫藥。17歲娶妻李惠英,20歲開始獨立行醫,并自己動手配置傷科藥方。1902年,他配制出一種治傷藥,叫“萬應百寶丹”(云南白藥的前稱),驗用于臨床實踐中,效果不錯,曲煥章漸漸在江川一帶小有名氣。

至今,關于曲煥章創制云南白藥有多種版本傳說。其中他老家流傳的是這樣的:

村邊的水塘稻田里有一種體形較大的蛙類,當地人叫“石蚌”。人們捉來石蚌后,怕它們逃跑,就將其腿折斷扔進簍子里帶回家。曲煥章一次捉了石蚌后順手拔了一把草塞住簍子回家,第二天卻發現簍子里石蚌的腿竟然好了。曲煥章如獲至寶,便自采藥材,加工后配置成“撐骨散”以及其他傷科藥,經反復試制和實踐,終于創制了云南白藥。

而在1930年前后,曲煥章本人則在報紙上宣稱,說他的百寶丹(云南白藥原名)是受“異人”傳授。1956年的《云南日報》上登載了曲煥章妻子繆蘭英的講話,也證實了這一點,并肯定這個“異人”就是武當派道醫姚洪鈞。據繆蘭英講述,1906年,曲煥章因被迫給土匪醫傷,被人誤告通匪,受到官府緝捕。曲煥章倉促逃走,多年不敢回家。并將原名曲占恩改為曲煥章,在紅河一帶做游醫為生。

一天,他正在個舊街市擺攤行醫,毒瘡發作,幾乎喪命。剛巧被一位道醫見到,救了他的性命。

救他的竟是被人稱作“滇南神醫”的姚洪鈞。曲煥章聞名已久,既得見,便拜為師傅。從此,跟隨師傅在云南北部、四川、貴州一帶,鶴跡仙蹤,行走民間,治病救人;遍游山川,采草配藥。這樣,一直到師傅去世,他又一次失去親人,哀痛之后,繼續行醫制藥,心無旁騖。

云南白藥

 

1916年,他在原來“萬應百寶丹”的基礎上,又加師傅所授和后來不斷改進完善的獨門特效治傷藥,改名“曲煥章白藥”。

云南白藥

相比而言,曲煥章本人及妻子繆蘭英的說法更“靠譜”,也經得起推敲。因為任何偉大的發明創造,不經身體力行的反復實踐并通過實踐的檢驗斷難成功。當年偉大的醫藥學家李時珍萬里踏訪深山老林,學神農遍嘗百草,反復驗證,才能寫出傳世巨著《本草綱目》,曲煥章與他師傅同樣也走的是這一條路。

1913年,出逃多年的曲煥章回到老家時,妻子李惠英因得到消息說他早已客死他鄉而改嫁。他再次遠走,娶通海縣女子繆蘭英后,開了一家小藥房,坐診售藥。而由他研制的百寶丹經多年苦心臨床驗證,反復改進配方,也終于大功告成。這種白色的藥末具有很強的消炎止血、活血化瘀功能,尤以治刀槍傷及跌打為最。經呈交云南省政府警察廳衛生所檢驗,檢驗合格,并列為最優等級,發給證書,允許公開出售,改紙包裝為瓷瓶裝,曲煥章和他的白藥再次名聲鵲起。

云南白藥

  

≡ 白藥神話 ≡

曲煥章的白藥盡管在老百姓中間有極好的口碑,名聞天下,曲煥章的“個體經營”始終邁不出滇南一隅,僅夠養家糊口而已。

天有不測風云,這期間,他再次被迫為滇南一帶土匪頭子吳學顯療傷。吳當時胸部中槍傷,逃回老家通海縣藏身治傷。曲煥章被吳身邊人挾持帶到其藏身處時,吳學顯已經命懸一線。

云南白藥

吳經曲煥章治療傷愈后,只說大恩不言謝,便離開了通海。曲煥章也只求不要再次被人發現他“通匪”而告至官府,招來厄運。誰知,這次療傷給云南白藥帶來的卻是福不是禍,也正應了禍福相依的古話。

時值唐繼堯主滇期間,唐繼堯采取懷柔政策“招安”了吳學顯部,并任命其為軍長。吳學顯當軍長后,沒忘記曲煥章當年救命之恩,特地致函曲煥章,約請曲煥章來昆明開業,在昆明市南強街幫他開設了一間傷科診所。自此,曲煥章及他的云南白藥事業起點一舉進入省會昆明。

事有湊巧,1923年吳學顯率部在廣西打仗時又負重傷,右腿骨被槍打斷,當時昆明最有名的法國醫院、惠滇醫院、陸軍醫院都認為只能截肢,否則將有生命危險。吳學顯再次想到了曲煥章,讓人請他來給自己治腿,而曲煥章果然用萬應百寶丹接好了吳腿斷骨,使其行走自如。此事遂成為昆明街頭巷尾議論的新聞,曲煥章也因此成了昆明有名的傷科醫生,前來求醫買藥的人陡然增多,生意興隆。吳學顯還將曲煥章舉薦給唐繼堯,唐繼堯禮聘曲煥章為東陸醫院滇醫部主任兼教導團一等軍醫,唐繼堯親自他題寫了“藥冠滇南”的匾額。

1927年,曲煥章總結臨床經驗,對萬應百寶丹反復驗證,使萬應百寶丹一藥化三丹一子,即普通百寶丹、重升百寶丹、三升百寶丹、保險子。傷重者先服保險子,能增強療效。并經省府化驗百寶丹、虎力散、撐骨散,發給證書,且轉國府化驗立案。1928年曲煥章使其萬應百寶丹批量瓶裝(長方形)上市,在長江以南諸省出售,還以七折至三折在上海、武漢、香港、澳門、雅加達、仰光、新加坡、曼谷、橫濱等地建立代銷點。

1930年,曲煥章請人代筆寫作《草木篇》,書中記述其所知藥物的功能等。1932年曲煥章又開始寫作《求生錄》,內容是介紹萬應百寶丹等一共21種藥品的療效。

云南白藥

為了擴大銷售,曲煥章1931年在金碧路開始建蓋三層樓的曲煥章大藥房,至1933年完工投入使用,開業銷售百寶丹。藥房大廳懸掛有許多要人的題詞,有唐繼堯的“藥冠南滇”、龍云的“針膏起廢”、胡漢民的“白藥如神”、金漢鼎的“撐骨散為專藥將軍”、楊杰的“百寶丹系白藥之王”。同年,曲煥章被昆明醫藥界選舉大會推選為中醫工會主席。

云南白藥

1935年5月,蔣介石在云南省政府接見了曲煥章,曲煥章送五百瓶三升百寶丹給蔣介石,蔣介石書“功效十全”,并加一張半身像片,送給曲煥章。

云南白藥

1937年9月,滇軍60軍、68軍將士先后開赴抗日前線,曲煥章為全體將士捐贈了3萬瓶百寶丹,大大鼓舞了將士們的殺敵之心。在著名的臺兒莊戰役中,60軍將士負傷不下火線,外敷內服白藥后繼續拼殺。日本報紙驚呼:“自九·一八與華軍開戰以來,遇到滇軍猛烈沖鋒,實為罕見。”

在傷多于病的年代,云南傷骨神醫曲煥章和他的白藥被人們越傳越神奇。將士出征,百姓行腳,都以能夠隨身攜帶一小瓶白藥為最大安慰,比干糧還珍貴。

抗戰前后,白藥神話登峰造極,國內年銷量達到40萬瓶,并遠銷海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

 

≡ 一代藥王之死 ≡

云南白藥

在普通士兵和百姓眼里,白藥是命,曲煥章是神;但在官僚買辦們眼里,白藥是錢,曲煥章是搖錢樹,是特殊“戰略資源”,想獨霸者有之,欲壟斷者有之,想要操控曲煥章和得到白藥配方的更是大有人在。

為了讓曲煥章交出白藥秘方,各色人物紛紛登場,各出各的招,上演了一幕幕令曲煥章悲憤莫名的人間鬧劇。

1938年,國民黨昆明市政府以“支持抗戰”為名,找到曲煥章,宣稱國難當頭,曲煥章要么交出藥方,由“政府”組織生產;要么認捐飛機一架。藥方是他的命根子,他當然不能交出,可被強行攤派捐獻飛機一架,這也大大超出了曲煥章當時的經濟實力。曲煥章可以說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來,終竭盡所能,認捐滇幣3萬。然而到同年四月交款時,官方卻說曲煥章認捐的是3萬國幣,折合滇幣計30萬,曲煥章交不出這么多錢,就被當局關押在昆明市警察局中。曲煥章沒有辦法,只好托人說情向云南富滇銀行借錢,終把30萬滇幣交清,才被放出來。其前后被關押了40多天。

云南白藥

曲煥章被放出來不久,昆明市政府又以30萬滇幣不夠買一架飛機為理由,逼迫曲煥章再次捐款。曲煥章異常苦悶,處境艱難。

還是這一年,在種種逼迫中走投無路時,重慶政府派人來接他,說國民政府將委任他為中央國醫館館長,并且是由國民政府委員兼最高法院院長焦易堂親自出面,邀他“共商大業”。

曲煥章以為是千載難逢的大好良機,即借口去救治因抗戰受傷的高級將領,乘機擺脫昆明市政府的糾纏,乘坐焦易堂派來的小車獨自前往重慶。

云南白藥

天知道此次邀請其實是一個更為陰毒的陷阱。曲煥章到達重慶后就被安排到機房街中華制藥廠內,焦易堂熱情地為其設宴洗塵。蔣介石也再一次接見了曲煥章。焦易堂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即抗日救國,要曲煥章參與合辦中華制藥廠(事實上為焦的私人工廠),辦法是叫他把萬應百寶丹的秘方交給中華制藥廠,讓該廠生產萬應百寶丹。曲煥章此時才明白其中的奧妙,心中叫苦不迭。

見曲煥章拒絕交出秘方,焦易堂豈肯善罷甘休,遂把曲煥章軟禁起來,逼其交出秘方。曲煥章又一次失去了自由。

曲煥章雖然懷著報效國家的激越心情而來,但也并非全無防備。臨行前,他已將全部配方交給妻子繆蘭英保管,并要妻子在佛像前立下重誓,決不外傳。

暑天的重慶,酷熱難熬,對于生長在四季如春的江川的曲煥章來說,實在夠嗆,又加上心情郁悶,苦無出路。于是曲煥章憂憤成疾,先是出虛汗,后又患暑痢,身體逐漸衰弱。

云南白藥

 1938年8月,一代藥王、名醫曲煥章不幸辭世,享年56周歲。

 

≡ 新生與輝煌 ≡

曲煥章舍命相保的秘方,如今已成中華文化遺產中的奇寶。

云南白藥

 

曲煥章含冤死后,他的妻子繆蘭英繼續經營大藥房,但因多方干擾與迫害,加之沒有曲煥章坐鎮,管理多有困難,生意大不如前,市場上冒牌百寶丹泛濫,金碧路上的曲煥章大藥房日漸寥落。

云南解放以后,藥房又現生機。1951年百寶丹在西南工業展覽會上,榮獲一等獎。至1955年,百寶丹月產已達1萬瓶。

1955年的一天,繆蘭英主動找到昆明市政府,提出要見昆明市的主要領導。當著市主要領導的面,繆蘭英莊重宣布:向人民政府獻出百寶丹的全部配方。消息一經傳開,社會各界紛紛對繆蘭英的做法給予高度贊揚。

為了表彰繆蘭英的巨大貢獻,1956年,昆明市人民政府特別為她召開了表彰大會。1956年公私合營,百寶丹秘方被列為國家保密級配方,政府將曲煥章大藥房合并其他幾家私營藥房,改名為昆明聯合制藥廠,任命繆蘭英為制藥廠技師,所出產品稱云南白藥。

1971年,聯合制藥廠擴建,并改名為云南白藥廠。1978年,白藥產量已達到1956年公私合營前的156.8倍。

 

云南白藥


1995年,云南白藥被授予“中華老字號”。“云南白藥散劑”、“云南白藥膠囊”被列為國家重要一級保護產品。

云南白藥

目前,云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已經發展成為國家二級企業,云南省首家A股股票上市公司。

云南白藥

 編輯/蕭文



上一篇:曲氏家訓族規 下一篇:民族實業家曲松齡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