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宗族聯絡處

民族實業家曲松齡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19-03-043290

1551666921269390.jpg

曲松齡(1884-1958),字明三,今山東省萊州市金城鎮紅布村人,愛國商人,民族實業家。

光緒二十三年,14歲的曲松齡即隨父去青島橡膠廠做學徒。青島開埠后,受新思潮影響,19歲的他決定去更大的港口城市——海參崴(今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做貿易生意。他開發與經營的貿易,主要是中國國貨與外商物資交流。由此開始,他的貿易伙伴由中俄逐步拓展到中日、中英、中法、中德等亞洲、歐洲多個國家,國際貿易范圍及貿易量逐步擴大。由于他遵循國際貿易法則,講求誠信,融合天下,業內商譽好,獲利也較豐,逐漸成為海參崴商界中著名的富商,成為當地商界名流。

曲松齡勤于鉆研,刻苦好學。因經常要和俄國政府官員交涉事務,他下決心學習俄羅斯的語言文字,經過幾年的苦學,達到精通俄文,能說會寫。曲松齡關心并主動接受新技術,主張實業救國,招聘不拘國籍(中國、德國、俄國、猶太、日本等)的技術人才,成立駕駛和機械修理的培訓中心,為其后他在哈爾濱市創辦工廠和開拓輪船航運建立了一支技術骨干力量。

1919年后,在清政府和北洋政府時期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下,在海參崴的中國商人、工人、郊區農民和城市居民被無理地驅趕,只保留少數有技術的人員。此時,曲松齡挺身而出,積極地安排中國商人和中國居民生活用品的供給,他巧妙地調動中國商業的流動資金和貨物運回中國內地,盡量減少在海參崴中國人民的經濟損失,他還發放貧困戶路費和安置費,使他們安全地回到中國內地。因此,曲松齡被推舉為海參崴中華總商會會長。

曲松齡不僅幫助海參崴中國同胞們,他還幫助在海參崴一些猶太人逃離“排猶太”的險境,安全地送到中國內地。其中最突出的一例是:他資助了一位猶太人名叫“壽爾泰斯”(譯音)的醫生,壽爾泰斯曾在俄國軍隊中做過軍醫。曲松齡為壽爾泰斯醫生在哈爾濱市道里區地段街購房,在那里成立了“壽爾泰斯”醫療門診部,給哈爾濱市居民看病。壽爾泰斯醫生感激地說:“我的面包有你的一半。”壽爾泰斯醫生成為曲松齡家庭醫生。后來,當曲松齡家庭生活困難時,壽爾泰斯醫生給曲松齡及家屬免費治療,曲松齡與壽爾泰斯的友誼譜寫了人類社會博愛樂章中值得珍貴的一小節。

1920年前后,總商會贈送給他一塊木質橫幅牌匾,在牌匾的右上角寫:“明三會長惠存”,中間是藍色大字題為“力挽狂瀾”,左下角寫:“海參崴中華總商會贈送”。很多人看見過這塊牌匾,記憶憂新的見證人有:曲慶齡(北京市外經貿局退休干部,83歲),金斗辰(北京市教育局離休干部,91歲)。

曲松齡故居俯視圖

(注:曲松齡故居目前已經修繕。)

1551667036757351.jpg

1551667067649064.jpg

1551667104767567.jpg

1551667135270162.jpg

1551667184981641.jpg

1921年,躋身商界名流的曲松齡在故鄉紅布村修建了一座大型宅院,由東西并列的兩套二層四合院組成,鄉民謂之“小樓”。其完整之時多達62間,用料極其講究,房屋結構點綴西洋風格,青磚小瓦、門樓雕花、紅漆彩繪,其建筑之精巧,遠望猶如一座城堡,在萊州現存的清末民初建筑中堪稱精品。這塊牌匾后被運回老家紅布村,懸掛于宅中的正房門上。“小樓”在“土改”時被抄沒充公,后來產權幾經輾轉又重歸村委所有,雖歷經80余年的風雨滄桑,而大部分保存至今,現在已經被當地相關部門列為不可移動文物。被列為山東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21年,曲松齡攜帶妻子和兩個幼女,來到哈爾濱,創辦了“永和盛”油坊,有300多位工人。曲松齡采用當時世界先進的德國榨豆油的機械設備,還改變了舊時榨油工人的“油滑子”的形象,設立浴室,工人先洗澡后進車間,高溫操作后再洗干凈下工。廠區是道外區的桃花巷,修了一條通向道外江沿碼頭的專用鐵路,運輸線負責運輸原料、豆油和豆餅等。當時哈爾濱的最大磨面廠是“雙合盛火磨”、最大榨油廠是“永和盛”油坊。“永和盛”油坊創利豐厚,所產豆油價格調劑著中國東北地區豆油市價的平衡,對促進哈爾濱市的經濟繁榮有著較大的貢獻。受他的影響和資助,很多在海參崴經營過工商業的山東人,成為早期開發哈爾濱的創業精英。

曲松齡勇于接受歐洲工業文明。他從德國購買了一輛“道奇牌”汽油內燃機的轎車,是哈爾濱市第一輛汽油內燃機的“最新型轎車,是首個將木制車身改制成鋼鐵車身的轎車。為便利哈爾濱市的水道運輸,運用“永和盛”油坊股東集團的資本購買輪船十幾艘,在松花江流域載客與貨,進行沿岸地區物資交流。

曲松齡名下擁有一艘客貨兩用輪,名為“吉林號”。船的前半部載客50余人,后半部拖動幾條大拖船載貨約70余噸,用于經營油坊和松花江上的水道運輸業。用明槳輪傳動,動力設置在輪船中部,牽引功率較大。當時的“永和盛”,曲秉誠為大副,張濟生、曲秉文、曲奎齡(其女曲進魁提供父名)等人為“永和盛”油坊會計人員與經營管理人員,大家齊心協力來經營油坊和松花江上的水道運輸業,為哈爾濱市的經濟開發做出了貢獻。

日本侵華時期,打壓中國民族經濟。統制大豆和大米的產銷,為日本軍和日本國用。永和盛油坊被迫倒閉。同時,江上航運也被控制,專門為日軍服務,曲松齡為維護股東們的利益和中國民眾的需求,經常偷偷運輸日用百貨和必需的雜糧,滿足民眾需求。也因此受到偽滿州國警察追捕。

其間,曲松齡和夫人積極倡導并資助親友中的年輕子弟奔向大后方,投身國家建設。同時, 曲松齡和他的夫人還托人從大后方買來聶耳譜曲的《義勇軍進行曲》、《大刀進行曲》和《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等抗日救國歌曲,關起門來悄悄地用留聲機放送給幼小的子女聽,讓子女學唱,告誡子女不當亡國奴,長大要收復中華國土,建立新中華。此后,他不忍日偽的奴化教育,毅然決然地送別了18歲的次女曲韻芹,讓她帶領12歲的長子曲占魁和14歲的三女曲韻芳,離開偽滿洲國,去北平。次女到天主教會開辦的北京輔仁大學教育系、三女到貝滿中學、長子到育英中學讀書。曲松齡認為,他的子女到北平讀書,在學校上朝會時,不需要再背頌日本的所謂《天照大神頌歌》,而是背頌孫中山先生的《總理遺囑》,這樣他的子女就不會忘本,不會忘記“平等互惠”的國際準則,兒子也能逃離“偽滿國兵”的厄運,不去充當日本法西斯戰爭的炮灰。

 1938年日本侵略者摘去假面具,拋開偽滿洲國哈爾濱市航務局,取消董事會,武斷地借口“維持治安”,下令強制征收中國松花江的輪船。被征收的輪船計有:“三姓號”豪華型郵輪、“吉林號”客貨兩用輪、“海蘭泡號”客輪等十余艘。被掠奪了資產的拾貳家船東推舉曲松齡做代表,經過多次交涉,偽滿哈爾濱市政府才批準在道外區北三道街的魚市曠地建樓開辦文化交流場所,以為補償。經大家蘊釀籌劃,約在1939年動工,1940年建成大樓,1941年購買電影機械設備,正式開辦電影院,命名為“大國光電影院”,1942年春開業大吉時,曲松齡任“大國光電影院”的總經理。后影院被解放軍工作組接收,被公私合營為“松光電影院”。

1551667244810291.jpg

1551667275566602.jpg

曲松齡先生,生于晚清,成長于國難頻繁、倍受屈辱、生態壓抑、生計渺茫、動蕩不安的年代。由一個學徒,逐步警醒、成長、進步為商界名流,奉行實業救國,力行愛國濟民,成為倍受國人尊崇的民族實業家。其做人做事處世的家國情懷堪稱時代典范,值得后人繼承與發揚。

1958年春節,曲松齡患感冒轉老年肺炎,于正月初七于北京辭世,享年75歲。

1551667318911040.jpg


作者/曲永江(根據網絡資料整理)  編輯/蕭文

上一篇:曲氏文化南北連枝 宗族文明時空恰適 下一篇:迎烈士回家,奉忠魂入祠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