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民風概略

奉天承運 盛京沈陽(四)文脈流淌之古物化脈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20-05-151017

四、文脈流淌

什么是文脈?什么是文明?經過前幾文的閱讀,相信網友有了初步的理解。因為本文介紹的是沈陽文脈的流淌,有必要將這兩者之間的關系理順得更加清晰。

文脈,文明形成與發展的脈絡,承前啟后的關系。城市文脈是一個城市誕生和演進過程中文明形態變化軌跡,是有人類活動以來積累的經驗和追求美好愿望的蹤跡。是伴隨人類智能進步、生態質量改善軌道上的所有文化協調發展進步的脈絡,而不是單項文化脈絡。

什么是文明?文明,是人類的文明,與“野蠻”“蒙昧”“陋習”等妨礙人類發展進步的思維與行為相對,指文化的光明。即通過文化的作用,去除蠻橫殘暴、愚昧不開化、不文雅、不好的習慣等影響人類生態和諧優化的因素,讓生態變得如陽光般的溫暖與舒暢,是有益于人類發展進步的文化成果。由此,我們還可以理解為一切有利于人類生態改善、人類發展進步的文化成果,都是文明。

就如同人們常說的,有文憑不一定有文化,有文化不一定有文明。兩者的核心是說,通過接受教育,可能學到了改造世界的技能和做人品德標準,但沒有往有利于人類生態改善、人類發展進步方向上應用。使反勁兒,幫倒忙,就是沒有文化,不文明。如化人的文化,以與人為善(仁)、與人道義、與人誠信等平等尊重和諧為目標的教育與傳承,實現人的靈魂更純正,思想境界更高尚的,是精神文明;反之,如盜竊財物無論多少一律殺死等,使用殘暴手段讓人服從的化人文化,那就是野蠻,不文明。化物文化,如制造生產工具讓生產能力更強、生產品類更多和生產產品檔次與效用更多元、更能滿足人類多樣化的生活需求等的文化成果,是物質文明;反之,如發明并制造更有殺傷力的武器,專門用來對外發動戰爭,謀財害命,滿足本國需求的,就不是物質文明。總之,對人類共同體發展進步有好處的文化是文明,沒有好處的文化和利用文化成果害人的,就不是文明。

所以,文明是文化發展進步的方向與靈魂,是文脈的核心與精髓;文化是文明的載體與實現途徑。如同文化有發展進步軌跡一樣,文明也有其時代性,隨著文化發展進步而進步,也有其由低級走向高級的發展脈絡,即為文脈。

文脈流淌于人類生態之中,如同黃河長江,自古至今奔流不息,讓沿途生靈得水分及水氣而生機勃勃,形成良好生態,其終極奔向大海,與世人共享而影響世態;文脈寄存于物化形態之中,如出土文物、古建筑物等,通過世人由表及里、由此及彼、去粗取精、去偽存真地解讀、理解、消化、汲取并融入現實文脈之流,發揮作用。

沈陽,是一個在古城區域構筑起來的現代化城市,囊括了文脈物化寄存與生態流淌兩種途徑。關于文脈在生態之中煦涵與發展部分前文有所表述。在物化形態之中寄存,可分為古物化脈和現物化脈。

㈠ 古物化脈

古物化脈即古代化物勞動遺存,古跡。在沈陽,古跡很多,但首屈一指的當屬故宮。我們就以故宮為中心點說起。

沈陽故宮布局圖

⒈沈陽故宮 (穩坐龍崗建故宮  流淌文脈氣如洪)

又稱盛京故宮,始建于1625年,歷經努爾哈赤、皇太極、乾隆三位帝王時期158年建設與完善。總占地6.3萬平方,建筑100余座500余間,1.9萬平方。清入關前都城,中國僅存兩皇家宮殿之一,關外唯一皇家建筑群。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列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居住和辦公的皇帝為努爾哈赤、皇太極、順治等三位。

沈陽故宮按照建筑布局和建造先后,可以分為3個部分:東路、中路和西路。東路由努爾哈赤(1625年)始建,包括努爾哈赤時期建造的大政殿與十王亭,是皇帝舉行大典和八旗大臣辦公的地方。中路由皇太極(建于1627~1635年),為清太宗時期續建,是皇帝進行政治活動和后妃居住的場所。西路由乾隆(1781年)始建,是清朝皇帝“東巡”盛京時,讀書看戲和存放《四庫全書》的場所。在建筑藝術上承襲了中國古代建筑傳統,集漢、滿、蒙族建筑藝術為一體,具有很高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關于沈陽故宮建設背景,有龍脈的傳說與記載。作為風水學文脈支流。亦有其較高的文化價值。

民間流傳,努爾哈赤在建都東京(遼陽)時,按照風水先生的指點,在東京城西南角修建娘娘廟;東門里修建彌陀寺;風嶺山下修建千佛寺。想用3座廟把神龍壓住,以保龍脈王氣。然,3座廟宇只壓住了龍頭、龍爪和龍尾,城里的龍脊梁并沒被壓住。于是,龍一拱腰就飛騰而去,一直向北飛到渾河北岸。努爾哈赤正為此郁悶,有人報,附近的樹林落下一只鳳凰,忙帶眾臣往觀之,將近,鳳凰騰空而起,直奔沈陽。在當時人們的心理,鳳凰與龍具有同等地位,都是自古以來人們的圖騰,都能給人帶來吉祥,即龍凰呈祥(《孔叢子·記問》:天子布德,將致太平,則麟鳳龜龍先為之呈祥),對于信奉龍的女真人自然也信奉。他們相信鳳棲之地,皆有靈氣。既然飛去沈陽,便是上天旨意。于是,努爾哈赤請風水大師察看。史料有載,沈水浩蕩,上通遼河,終通大海。輝山依背,山水交融,龍興之象。《盛京通志》等書載,輝山“包羅萬象、跨馭八荒之勢。遼水右回,渾河左繞,佳氣輪囷(qūn,古代一種圓形的谷倉)蔥郁,萬年帝業非偶然也”。尤其是風水大師指點,輝山源出長白西麓,由長白而永陵起運(在新賓縣境內),由起運山而天柱山,由天柱山而隆業山(人工山),一脈相承,直到塔灣而止,是為“龍脈”,也稱“龍崗”。長白山一直為女真人的神山,龍興之源。如此,沈陽既接龍興之源,又延綿龍骨之脈,更有鳳棲之緣。龍鳳已呈祥,不能再彷徨,奉天承運,遷都沈陽。于是,他力排眾異,放棄剛剛建好的都城東京(遼陽),倉促遷都沈陽。

話說完成故宮中路后,皇太極充分吸取東京城3廟保龍脈王氣的教訓,在老罕王為故宮之北關帝廟(中心廟)諸神“各敬三尺”、以奉“忠義”的基礎上,子承父志,皇太極一方面把老罕王葬于“龍崗”上,另一方面以中心廟(位于古沈陽城的中心點而得名)為中心的東西與南北兩條中軸線各5里處建“四塔四寺”,以保江山永固,國泰民安。把龍脈文化豐富到極致。

縱觀歷史,凡成大氣者在成氣候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有類似的現象。從心理因素看,普通人不知智者之運籌帷幄,會把成功歸結為風水運勢,天賜之恩。而睿智的人往往利用民之信奉,不失時機聚人氣、聚資源、努力改變命運。普通人以神話去演繹智者的故事,智者利用神話去創造屬于自己的歷史。

史實是努爾哈赤遷都沈陽,一舉三得。一是占領優勢區位。無論是鞏固女真人故土,還是借勢開疆拓土,沈陽的戰略價值都優于遼陽。二是擴大認同。人們相信龍脈說即相信天道輪回、五德更替等,女真人得到正主身份的認同,增加入主中原合理。為成就霸業創造天時、地利、人和的有利條件。三是擺脫險境。化解東京城日益緊張的女真人與漢人的矛盾糾纏、局部沖突及有可能引發的大規模反女真的斗爭。這是“急”的根本原因。

表面上因為龍脈而急于遷都,實質上是運籌帷幄、達成霸業的關鍵一步。這樣的“大棋局”,只有王者氣度之人能下得出來。其作用機理是兩個方面:一是通過自身努力與地域優勢的結合,讓人看到“氣候”。這方面屬于尊重人的發展規律、社會發展規律、自然發展規律而為,即在尊重客觀規律條件下的主觀努力。二是教化人的機理。利用人們信奉、借客觀運勢誘導,統一意識和意志,激發主觀能動的化人(通過轉化人的思想意識激發出積極的作為),讓人們相信“他”就是天下正主,明朝的接替者。與隨后列出的“七大恨”配合,爭得民心,從而為成就其霸業創造條件。是源于信仰之力的文化脈絡。這就是努爾哈赤及皇太極等成大氣者的睿智所在。

好風水能夠免受重大自然災害而給人們帶來福祉,其價值毋庸置疑;沈陽建都傳說與故宮建設規制、“四塔四寺”與中心廟配置、帝陵于“龍崗”的吻合,以及女真人以少勝多、以弱勝強、坐擁天下二百多年事實的應驗,讓 “奉天承運”的傳統意識對北方先民影響很深;隨著現代人對自然之理、社會發展之理、人性文明之核的透徹認知,以及大量的自然科學人才的集聚,“肅慎”“奉天承運”的理念遠超越“傳說”的表面,讓這個地方的人們冷靜于世事,沉著、穩重、務實根本,不輕易相信什么,也不輕易去改變什么,言行如四平八穩地坐落近4個世紀的沈陽故宮,步伐如樸實無華、雄渾有力的渾河。雖然在外人看來“有些保守”,但她確是有節有義有擔當的沈陽的操守。

張氏帥府博物館 (文化兼容靈魂統  民族大義見真功)

張作霖

又稱“大帥府”或“少帥府”,處于沈陽故宮正南稍偏東位,朝陽街少帥府巷46號,張作霖及其長子張學良的官邸和私宅。始建于1914年9月,占地3.6萬平,建筑2.76萬平。1916年入住。以后不斷擴建,逐步形成了由東院、中院、西院和院外建筑等四個部分的建筑體系。有中國傳統式、中西合璧式、羅馬式、北歐式、日本式。張氏帥府的木雕作品共有158件,不含大青樓木雕枋。中院和東院里的116種磚雕,堪稱一絕。木雕與石雕密切配合,頗具藝術價值。

其承載文脈信息量很大,一方面寄存了古今中外各類建筑方面的物化(賦予無生命體以人的靈魂)精髓,仔細研究,每個圖案或形態的背后都有其珍貴的文化脈絡。所以張氏帥府是研究中國建筑藝術與民間習俗的珍貴資料。另一方面,兼容并蓄的人文精神與“護國治家”的民族大義,其建筑蘊含發人深省。

⒊鄭家洼子青銅短劍大墓遺址(洼子大墓出青銅  鑄造文淵自七雄)

即青銅文化公園,處沈陽故宮正西稍偏南位,于洪區楊士街鄭家三委青銅東巷23號。為較早青銅時代大墓。1965年8月發掘,出土國家一級文物二級文物銅、陶、石、骨等隨葬品共42種797件。其中主要是銅器,分為兵器、馬具和裝飾器,典型遺物有青銅短劍、青銅鏃、鏡形飾、刀囊牌飾、斧囊牌飾、刀、斧、鑿、馬銜等。墓葬還出土了綠松石項飾與頭飾、陶器、骨器等珍貴遺物。由于墓葬內同時出土三把青銅短劍,故稱其為“青銅短劍大墓”。考古認為是春秋末期墓。承載著沈陽與傳統中國的早期關聯信息。無論是出土文物的制造,還是人文方面的交流,都屬沈陽文脈中的一個關鍵環節。

⒋清昭陵 (陵園規整氣恢弘  太極理念天下融)

亦稱北陵。處于沈陽故宮正北位,即北陵公園內。清朝第二代開國君主太宗皇太極的陵墓,是清初關外陵寢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座帝陵,是中國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帝王陵墓建筑之一,堪稱中國古代建筑精華,多民族文化交流的典范。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北陵占地面積16萬平方米。遵循“前朝后寢”的陵寢原則布局,自南向北由前、中、后三個部分組成,主體建筑于中軸線上,兩側對稱排列,可謂布局完整。就單體建筑而言,建筑裝飾獨具特色。既吸收大量中原帝王陵寢文化,又保持本民族傳統特點;既融入漢、藏、蒙等當時幾大民族建筑文化精華,又保持了女真人自己的建筑風格,將多元文化巧妙融為一體。形成有別于關內陵園的獨特風格。

其承載的信息與昭示后人的,一方面是物化傳承的建筑藝術之功。更重要的另一方面,王者的氣度。即巨蟒吞象的氣量與肚量。表達女真族早期領袖尤其是皇太極的氣度。對多民族文化的尊重與推崇,取長補短,融會貫通,形成特色,追求霸業永續的理念,其傳承延續為“大清文化”(其后人提出“華夷一家”“中華大義”“大中華”,發展成“中華民族”)的認同、融合天下而治理天下。

清福陵 (陵寢龍崗倚天柱  天罡地煞守王土)

沈陽東陵,處于沈陽故宮正東偏北,沈水北岸的東陵公園。為清太祖努爾哈赤和孝慈高皇后、孝烈武皇后的陵墓。始建于1629年,葬位于天柱山(原名石嘴子山,位占“龍崗”)上,占地面積19.48萬平。清福陵有一百單八臺階,代表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整座陵墓背倚天柱山,前臨渾河。因山勢形成前低后高(自南而北地勢漸高)之勢。南北狹長,從南向北可劃分為正紅門外區、神道區、方城、寶城區。陵寢建筑群由下馬碑、石牌坊、正紅門、神道、石像生、一百零八磴臺階、神功圣德碑樓、滌器房、果房、茶膳房、朝房、隆恩門、隆恩殿、東配殿、西配殿、焚帛爐、二柱門、石五供、大明樓、寶城等組成。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世界文化遺產。其文化價值如同清昭陵。

沈陽新樂遺址 (堪比同期河姆渡  磨制雕刻真功夫)

沈陽故宮正北,處于黃河北大街北運河北岸黃土高臺之上,原始社會母系氏族公社繁榮時期的村落遺址,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遺址占地面積17.8萬平,集居地約2.5萬平,其中最大的房址面積約100平。出土石器有磨制精細的石斧、石鑿、磨盤、磨棒、刮削器等,陶器有腹罐、高足缽、簸箕形器等。出土眾多文物中,最為著名的是距今6900多年前的煤雕、太陽鳥雕刻等等。其承載信息,連同沈陽農大后山上距今11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遺址承載的信息,都在向世人昭示,沈陽這片土地上存在史前文明。遺址遺跡展現繁衍生息的形態,以及在東北亞地區遷徙、交流、交融與發展的可能性。同時,與同期河姆渡文化遺址相比,具有顯著的區域文化特點,即北方先民的創造性智慧。

永安橋

沈陽永安橋 (精雕細刻出靈性  承載東巡戍邊情)

俗稱大石橋,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沈陽故宮西北方向,于洪區馬三家街道永安村。該橋始建于清崇德六年(1641年),是沈陽市現存比較完整的一座石拱橋。它是清初一座重要橋梁,是清朝進關大御路(民國前稱謂,全長700公里,直達北京)唯一的見證物。該橋為三孔石拱橋,全長37米,外寬14.5米,路面寬8.9米 ,橋頭寬12米。橋身兩側分別立著十九根石欄桿,橋端的石柱上是圓雕的獅子,其它為荷葉狀柱頭。橋頭兩側各有一對雕刻精美雌雄相望的大石獅。橋的欄板上裝飾著柿蒂花紋和卷云紋,端柱外的抱鼓石上刻有鹿、虎、麒麟、犀牛、羊、蝶等圖案。橋身的北側有二龍探首,橋身南側則露出一對龍尾,從遠看,呈二龍馱橋之勢,造型生動,別具匠心。據考證,這種設計在中國建橋史上是獨一無二的。其承載的歷史建筑、建橋技藝的價值極高。

這座橋見證了清軍入關,見證了錫伯族奉詔西遷新疆伊犁,見證了清朝四位皇帝東巡拜祖。康熙、乾隆等四代皇帝東巡16次走過永安橋。1682年,康熙皇帝第二次東巡,駐蹕在永安橋西,想起十年前曾從此經過,放眼一望雨后消塵,春催柳綠便知盛京在即,題詩《過永安橋口占》:“夾路飛塵宿雨消,十年曾此駐龍鑣。春風城闕知非遠,幾處輕寒變柳條。”康熙年間“留都十六景”有“永安秋水”一景。“盛京八景”或“奉天八景”中,又有“御路神橋”一景。橋名祝愿,雕刻寓意,事件足跡,帝王題詩,歷史景觀,皆非物化存續與價值。

沈陽永濟橋 (濟民水閘明雕料  通關要道清改橋)

永濟橋,也稱北大橋。沈陽故宮北偏西的于洪區造化鄉郭大橋村。因與后建的永安橋同在一條河上,造型相似,故稱姊妹橋。該橋用明代永利石閘舊石改建。《盛京通志》記載,永濟橋始建崇德二年(1637年)。坐落在明代永利閘舊址的蒲河河道上,為20米長三拱石橋,為皇帝賜名,并設有石碑,迄今已有383年歷史。其石材工鑿文化已有400余年歷史。正因其用材考究,結構堅固,造工精美,是通往關內與內蒙古的重要通道,而具有極高物化方面的文化價值。

沈陽長安寺 (形態盡顯大唐風  少有奇觀寺中城)

處于沈陽故宮東北方,沈河區朝陽街長安寺巷 6號,中街北側。是沈陽最古老的建筑群,占地約5000平方米,建筑面積2000平方米。相傳是唐玄宗李世民東征高麗路過沈陽時命尉遲敬德(后人以其為門神)督建,取名長安寺,寓意“長治久安”,距今約14個世紀。是沈陽現在最古老建筑群。故民間傳言“先有長安寺,后有沈陽城”。

長安寺坐北朝南,三進四合院。自南向北在中軸線上依次建有山門(渾河岸邊)、天王殿、戲臺、拜殿、大殿和后殿等建筑。中軸線兩側對稱排列著配房、鐘鼓樓,歇山式,建在磚筑高臺之上。其中大殿是長安寺的主體建筑,體量最大,形制也最宏偉。后殿在寺院的最北端,三楹,歇山式。寺內建筑的木構件,如梁、柱、枋、額、檁、椽、飛子和斗栱等皆油飾彩畫,瀝粉貼金,金碧輝煌。寺內現存明清碑刻六甬,其中以明成化二十三年重修長安禪寺碑為最早,也最重要。碑文記載了沈陽中衛指揮曹輔和曹銘的銜名。據考,二人皆為《紅樓夢》作者曹雪芹的上世族祖。

沈陽太清宮 (足不出城聞全真  苦己為人升陽神 )

太清宮

又名太清叢林,處于沈陽故宮西北位,西順城街16號。1663年始建、1780年再修建,此后在嘉慶、光緒、民國年間擴建、重修,達到四進院落規模。為清代道教建筑。此宮坐北面南,山門開于東側,主要建筑有山門、靈官殿、關帝殿、老君殿、玉皇閣、三官殿、呂祖樓、郭祖殿、丘祖殿、善功祠、郭祖塔等;面積5200余平,建筑面積1600余平。是東北著名的道教全真十方叢林,

在建筑上具有顯明的民族建筑風格,又頗具道家特色。四合院對稱軸,突出自然和諧,讓人感受到道法自然、清靜無為等道家精神境界。其承載的文脈信息都具有很高養心文化價值與建筑藝術價值

沈陽慈恩寺等三寺 (大南三寺度眾生 空無自性即是空)

慈恩寺、大佛寺、般若寺,均位于沈陽故宮南偏東方向的南關里。三座寺院相距不足百米,均有360余年歷史。

慈恩寺,沈陽市現存最大的佛教寺院,大南街慈恩寺巷12號。始建于崇禎元年(1628年),清順治、道光及民國均有擴修。坐西朝東,占地約 1.2萬多平。正面山門,內有鐘、鼓二樓。往西,建筑分為三路。分別建有天王殿、大雄寶殿、比丘壇、藏經樓。其中天王殿供奉著四大天王、彌勒、韋馱的塑像。

大佛寺,古名“保安寺”,大南街三段慈恩寺巷14號。始建于唐朝,后經明清、民國等多次重修。現存建筑有山門、天王殿、大雄寶殿、東西配殿等,地藏殿的東、西山墻內各有碑銘,記載著建寺經過和重建地藏殿的概況。

般若寺,位于大南街若寺巷8號。高僧古林禪師于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修建,宣統元年(1909年)、民國十三年(1924年)兩次重修。20世紀60年代中期遭到破壞,1979年后進行了維修,重塑佛像。1984年10月為建寺三百年紀念,又進行了修繕,并舉行了佛像開光儀式。該寺殿堂均為硬山式,青磚灰瓦,朱紅地仗,檁枋彩畫,顯得占樸、典雅。

此三座佛家寺院的建筑藝術不用多說,其承載的人文記憶讓身臨其中的人感受到神秘、神圣、神往而神奇,促人禪悟。

蓮花凈土實勝寺(皇寺) (黃寺鳴鐘悠揚遠 四體文碑古韻傳)

實勝寺,全名為蓮花凈土實勝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處于沈陽故宮西北、皇寺路206號。始建于清崇德元年(1636)秋,竣工于清崇德三年八月初一,歷時三載。清東北地區第一座正式藏傳佛教寺院,也是清軍入關前盛京最大的喇嘛寺院。寺里有四體文碑。從天王殿中間大門進去,可見兩座碑亭,亭內各樹石碑一通。右側石碑正面刻滿文,背面刻漢文;左側石碑正面刻蒙文,背面刻藏文,即有名的“四體文碑”。天王殿為三楹歇山式建筑,殿內“四大天王”彩繪造像栩栩如生,威武剛烈,令人生畏。

進山門,右邊的鐘樓內懸掛著一口千斤重的大鐵鐘,喇嘛按時敲鐘報時,鐘聲渾厚悠揚,全城可聞。伴著鐘聲,人們晨起迎朝暉,傍晚送夕陽,自有一種怡然安樂之感,這便是過去有名的沈陽八景之一“黃寺鳴鐘”。左邊的鼓樓內放一大鼓,夜間以擊鼓報時辰,聲音低沉而遠播,依更次而有別。

太平寺(沈陽伊犁兩牽掛  家廟祈禱為國家)

太平寺

太平寺,俗稱“錫伯族家廟”。位于沈陽故宮西北、實勝寺的西鄰,和平區皇寺路178巷2號。1707年(康熙四十六年),錫伯族人出資興建的一座喇嘛廟。后經多次修復與擴建。太平寺坐北朝南,布局嚴謹,雄偉壯觀。原占地面積為1.8萬平,建筑面積958平。建筑風格為喇嘛廟形式。主要建筑有山門、前、中、后三大殿,東西配殿等,殿內塑有三世佛,宗喀巴佛,五護法神,四大天王等神像。解放前遭到嚴重破壞。現僅存中殿三間,為硬山前廊式,灰瓦頂,檀仿彩畫,柱為朱紅地仗。

乾隆年間,清政府平息準噶爾叛亂。為加強伊犁地區的防務,從盛京地區征調1000余名錫伯精銳官兵,連同4000多名家眷駐防新疆。當年農歷四月十八日,所有戍邊將士的家屬鄉親齊聚盛京太平寺,祭祀祖先和神明,祈禱一路平安。此后,將這一天確定為“西遷節”,每年組織紀念活動。

置身其中,能夠感受到錫伯族濃郁的漁獵習俗、國語騎射、戍邊愛國的文化氛圍,品味那最寶貴民族大義與民族情感。

沈陽中心廟、清初四塔 (信守忠義興國運  天然壇城護民安)

中心廟

“不逛中心廟,沈城沒走到。”中心廟,沈陽最小的廟宇,興建于公元1388年(明洪武二十一年)。占地面積僅半畝。但其坐落在明清沈陽古城的中心點上的一處著名建筑。中心廟1625年,女真人在建沈陽故宮時,對廟里供的關公等五位神尊,“各敬三尺”共一丈五尺而建大政殿。關公是中華民族“忠義”的化身,一直被后人推崇而供奉。民國初年《沈陽縣志》記載,當時沈陽城方圓五十里內有關帝廟四十三座,其中絕大部分是清朝建立的。至今只剩中心廟一處。作為明清沈陽古城中心的標志,被沈陽市文物局設立為不可移動文物。

一般的說法是,清太宗皇太極聽信喇嘛大師之言,“建四方白塔可使國家一統。”為此以中心廟為中心點的東西與南北兩條軸線5里的地方,修建護國鎮方的“四塔四寺”。分別是東塔永光寺,取義“慧燈照,五福斯來”;西塔延壽寺,取義“虔祝圣壽,萬民安康”;南塔廣慈寺,取義“風調雨順,普安眾庶”;北塔法輪寺,取義“流通正法,護國安民”。意在按照佛教壇城理念打造盛京,讓“四塔四寺”與中心廟形成護佑人們的天然壇城,確保奉國安民,五福斯來。

⒖沈陽無垢凈光舍利塔、回龍寺 (遼建寶塔鎮河妖 舍利集聚佛光照)

舍利塔,舍利塔街道45巷15號。建于遼重熙十三年(1044年),清崇德五年(1640年)重修。因佛塔內供藏1548顆“舍利子”,所以又稱無垢凈光舍利塔。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此塔為密檐塔,塔身為空心,這在全國同類建筑中是絕無僅有的。塔內出土有鎏金佛、舍利子、經卷、瓷器等大批珍罕文物,地宮四壁尚有保存完好的彩色壁畫。無垢凈光舍利塔東眺昭陵,南臨沼澤,古色蒼然,風景甚佳。傳說大遼沈州遍野沃土,一年狂風暴雨七天夜,渾河泛濫,民曰黃龍作怪,建此塔,以求風調雨順,眾生平安。僧曰寶塔建立地,延綿沈州黃龍頭。故寶塔鎮黃龍,靈性福蒼生。“塔灣夕照”是沈陽著名的八景之一。回龍寺,皇帝賜名,始建于唐朝,回龍寺是舍利塔建筑群的一部分,日俄戰爭時被毀, 2016年10月5日原始化重建后開光并正式對外開放。

塔寺合一,彰顯佛家文化內涵。遼塔的雄偉壯麗及其建筑藝術世人稱絕,高僧的功德與慈悲智慧化人濟世,塔灣夕照如同佛光普照,福澤人間。其承載的非物文脈信息暖陽光芒,給人以安祥。

⒗上伯官古城遺址 (漢時玄菟在沈州 出土文物值得瞜)

上伯官城址,渾南區汪家街道辦事處上伯官村。漢四郡之一的“玄菟郡”。

該城址內文化堆積層厚達1.5米左右,土質灰黑,內含大量的繩紋筒瓦、板瓦、磚等建筑材料。生活器具多為細泥灰陶,有罐、甕、壺、豆、盆、甑、瓶等,火度較高,器具除素面外,大多為繩紋、弦紋等紋飾。其中,一塊陰刻“廿六年”字樣的細泥灰陶“陶量”口沿殘片,為秦始皇二十六年統一度量衡時,頒行天下的標準量具。該“陶量”在此間出土,標明這座城池在歷史上的重要位置。展示了漢時文脈,為沈陽少有歷史記憶。

⒘石臺子山城遺址 (山上建城高句麗 居高臨下占優勢)

石臺子山城遺址,位于市區東北35公里輝山風景區內的棋盤山水庫北岸,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石臺子山城是高句麗占據遼東時修筑的一座重要山城,其借助山體自然形勢人工修筑而成,為一座閉合式的石壘山城。顯示出高句麗的建筑特色。

⒙中山廣場雕塑以及周邊建筑群 (百年建筑大廣場 宏偉雕塑立中央)

位于中山路、南京街、北四馬路交叉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始建1913年。沈陽重要地標,承載光榮與屈辱。

⒚沈陽三皇廟 (始祖師祖聚一堂 文化淵脈相輝映)

大東區天后宮路的北面,沈陽市文物保護單位。始建于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為坐北朝南的兩進院落,占地三千多平方米。原有山門、門房、正殿、東西配房等建筑。正殿五楹,有紅色立柱,襯著六角形鑲嵌花格窗的雙扇門,門前有五級臺階。原來正殿里的神座上面供奉著中國遠古時代的三皇,正中為伏羲,左面為神農,右面為軒轅,在神座的兩旁,侍立著歷代神明和各業的祖師爺,其中有財神、瘟神、火神、子孫娘娘、魯班、蔡倫、華佗等侍立的塑像有高有矮,大小不一,形態各異,但都塑造的栩栩如生。

⒛沈陽其他古跡

⑴沈陽豬蹤朝陽寺。位于東陵區祝家鎮北部朝陽山上。林木茂密、風光秀麗,承風水而建寶剎。因朝向始定寺名。溯其淵源,口碑相傳已一千三百余年。

⑵沈陽南關天主教堂。亦稱沈陽南關教堂,位于沈河區小南街南樂郊路40號。建筑面積為1100余平,有堂120楹,其規模之大,全國屈指可數。

⑶遼濱塔。大遼建筑。塔身八面各有一個佛龕,佛龕中供奉著一尊磚雕佛像,佛像端坐在蓮花座上。佛的兩邊站立著兩尊脅持菩薩,神情肅穆莊嚴。佛龕上方的兩個對角盤旋著兩個舞姿翩翩的飛天。

聹濱塔

⑷沈陽清真南寺。位于沈陽沈河區奉天街清真南路23號。是一座伊斯蘭教建筑群體,為東北地區最大最有名望的伊斯蘭教禮拜寺。清真南寺于1662~l 722年擴建,1796~1 820年維修。

請關注《奉天承運   盛京沈陽》(四)文脈流淌之現代形態

玉澗水

編輯/蕭文

上一篇:奉天承運 盛京沈陽(三)肅慎之文脈 下一篇:都市悠閑:去蒲河生態廊道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