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行古志今

鬼谷子·權篇第九

文章來源:國學經典傳統文化 更新時間:2020-07-161255

【編輯提示】

權,本指天平的砝碼,可以衡量物體輕重,有權宜、權變之意。游說他人要權衡形勢,隨機應變,才能根據情況設置說詞適當取舍,這是《鬼谷子》游說術的核心。作為游說之士,不僅要知識淵博,善于辯論,而且要觀物察人,把握全局。

本篇主要闡釋了“權”術的原則和方法,闡明了審時度勢、權衡利弊的技巧,可以說是專論“演說的藝術與技巧”。首先論述了說、飾言、應對、成義、難言等五種說詞情況,接著論述了佞言、諛言、平言、戚言、靜言等設辭要求和預期目的。進而論述了病言、恐言、憂言、怒言和喜言,指出這五種言辭的危害,若運用得當,也能收到奇效。游說者應具備一定的才智,不同的方式也很重要,進而論述了耳聰、智明、辭奇等關鍵性問題。

分隔線

【原文】

說者,說之①也;說之者,資之②也。飾言③者,假之也,假之者,益損④也;應對者,利辭⑤也,利辭者,輕論⑥也;成義⑦者,明之也,明之者,符驗⑧也。難言者,卻論也,卻論者,釣幾⑨也。

【注釋】

①說之:勸說對方聽從自己。

②資之:幫助對方。

③飾言:修飾言辭。修飾語言不是目的,但借助精妙的語言,更能打動對方。

④益損:增益減損。指談話時要在語言上適當刪減。

⑤利辭:敏捷巧辯之詞。權宜之計或敷衍的話。

⑥輕論:輕易論說。即言語不深刻,流于形式。

⑦成義:成為義理,使對方相信自己。

⑧符驗:符合應驗。古人認為游說他人,不能違背事實,否則很難取信于人。

⑨釣幾:釣取隱秘而細微的東西。可理解為讓對方接受自己的觀點。幾同機,隱秘,細微。

【譯文】

說,就是游說對方;游說對方,就要有助于對方。修飾言辭,是為了借助言語打動對方;借助言語打動對方,就要再三斟酌、適當取舍。應對時要敏捷巧辯,敏捷巧辯容易流于形式。要使對方接受某個觀點,就要使對方明白真偽;使對方明白真偽,就要列舉事實加以佐證。詰難的言辭是駁斥對方的論點。駁斥對方的論點就是要誘出對方隱秘的意圖。

分隔線

【原文】

佞言①者,諂而于忠;諛言②者,博而于智;平言者③,決而于勇;戚言④者,權而于信;靜言⑤者,反而于勝。先意承欲者,諂也;繁稱文辭者,博也;策選⑥進謀者,權也;縱舍⑦不疑者,決也;先分不足以窒非⑧者,反也。

【注釋】

①佞言:奸巧諂諛。

②諛言:奉承獻媚。

③平言:公正平允。

④戚言:憂戚之言。戚,憂。

⑤靜言:謀慮之言。

⑥策選:策劃選取。

⑦縱舍:舍棄,放棄。

⑧先分不足以窒非:自己有所不足而責備他人過錯。

【譯文】

使用花言巧語,是為了取悅于對方以求忠誠。使用阿諛之詞奉承他人,是為了顯露淵博的知識,以示自己聰慧多智。使用公正平允之言,說話直截了當有所決斷,以示敢于直言。使用憂戚之言,是為了權衡形勢,以博取信任。使用深思熟慮的話,就會在能力不足時,反而阻止謬誤獲取勝利。先揣摩對方的心思再加以奉承,被稱為“諂”;引經據典旁征博引,被稱為“博”;選取策略呈獻計謀,被稱為“權”;拋開顧慮大膽舍棄,被稱為“決”;自己的天分不足難以制止錯誤,被稱為“反”。

分隔線

【原文】

故口者,機關①也,所以關閉情意也;耳目者,心之佐助也,所以窺瞷奸邪②。故曰:參調而應,利道而動③。故繁言而不亂,翱翔而不迷,變易而不危④者,觀要得理⑤。故無目者,不可示以五色,無耳者,不可告以五音。故不可以往者,無所開之也;不可以來者,無所受之也⑥。物有不通者,故不事也。古人有言曰:“口可以食,不可以言。”言有諱忌也。“眾口鑠金”⑦,言有曲⑧故也。

【注釋】

①機關:指人的口可以張開,也可以關閉。

②窺瞷奸邪:窺見間隙,明察奸邪。

③參調而應,利道而動:陶弘景注:“口者,所以發言語,故曰口者機關也。情意宜否,在于機關,故曰所以關閉情意也。耳目者,所以助心通理,故曰心之佐助也。心得耳目,即能窺見間隙,見彼奸邪,故曰窺間見奸邪。”參同三,指心眼耳三器官。利道,即因勢利導。

④變易而不危:改變方向而不詭譎。危,通詭。

⑤觀要得理:要,綱要。理,事理。《韓非子·揚權》:“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執要,四方來效。”

⑥“故不”句:指選擇談話的對象和把握論說的程度。陶弘景注:“此不可以往說于彼者,為彼暗滯,無所可開也;彼所不來說與此者,為此淺局,無所可受也。夫淺局之與暗滯者,常閉塞而不通,故圣人不事也。”

⑦眾口鑠金:比喻輿論影響強大。

⑧曲:不正。《玉篇·曲部》:“曲,枉也。”《戰國策·趙策二》:“窮鄉多異,曲學多辯。”陶弘景注:“金為堅物,眾口能爍之,則以眾口有私曲故也。”

【譯文】

所以,口是人體的機關,用來透露或隱藏真情實意;耳目是心的輔助,可以用來窺察間隙發現奸邪。所以說,口、耳、目三者要協調一致,互相感應,因勢利導才能采取行動。因此,言語繁多卻不雜亂,縱橫馳騁卻不迷惑,改變方向卻不詭譎,抓住事物要領,看清事物本質。所以,不能向失明的人展示五色,不能向失聰的人展示五音。所以,不值得開導的人,就不要去游說;不來此地游說,是因為沒有知音。有些人是無法溝通的,就沒有必要去游說。古人云:“口可以用來吃飯,卻不能胡亂說話。”一說話,就容易犯忌諱。“眾口鑠金”,是由于言辭之間難免因為偏見而歪曲事實。

分隔線

【原文】

人之情,出言則欲聽,舉事則欲成。是故智者不用其所短,而用愚人之所長;不用其所拙,而用愚人之所工,故不困也。言其有利者,從其所長也;言其有害者,避其所短也①。故介蟲之捍②也,必以堅厚;螫蟲③之動也,必以毒螫。故禽獸知用其長,而談者知用其所用也。

注釋】

①“言其”句:說話對我有利,就要依從自己的長處;說話對我有害,就要避開自己的短處。

②介蟲之捍:甲蟲的防御。介通甲,指有甲殼的昆蟲或水族。

③螫蟲:指有毒刺的昆蟲。

【譯文】

人之常情,說話就希望有人接受,做事就希望獲得成功。所以,智者總是不用自己的短處,而是采用愚者的長處;總是不用自己的愚拙,而是采用愚人的工巧,這樣就不會使自己困窘。談到事物有利的一面,就要發揚它的長處;談到事物有害的一面,就要回避它的短處。所以,甲蟲防御天敵,必須用堅硬的甲殼;毒蟲攻擊對方,必須用有毒的尖刺。禽獸都知道發揚自己所長,游說之士更應該懂得發揮自己的長處。

分隔線

【原文】

故曰:辭言①五:曰病、曰怨、曰憂、曰怒、曰喜。故曰:病者,感衰氣而不神也;怨者,腸絕而無主也;憂者,閉塞而不泄也;怒者,妄動而不治也;喜者,宣散而無要也。此五者,精則用之,利則行之。

故與智者言,依于博②;與拙者言,依于辯;與辯者言,依于要;與貴者言,依于勢;與富者言,依于高③;與貧者言,依于利;與賤者言,依于謙;與勇者言,依于敢④;與過者言,依于銳,此其術也,而人常反之。

是故與智者言,將此以明之;與不智者言,將此以教之,而甚難為也。故言多類,事多變。故終日言,不失其類而事不亂。終日變而不失其主,故智貴不妄,聽貴聰,智貴明,辭貴奇⑤。

【注釋】

①辭言:辯論之言。

②博:淵博。

③高:尊敬,看重。

④敢:果敢。

⑤聽貴聰,智貴明,辭貴奇:聽覺靈敏則真偽不亂,智慧明晰則辨別可否,言辭巧妙則分辨是非。陶弘景注:“聽聰則真偽不亂,知明則可否自分,辭奇則是非有證,三者能行則功成事立,故須貴也。”

【譯文】

所以與人辯論需要注意五種情況:病、怨、憂、怒、喜。病,指中氣衰竭,沒有精神;怨,指肝腸寸斷,心神無主;憂,指心情憂戚,不能與人交流;怒,指行事沖動,語無倫次;喜,指夸夸其談,注意力分散,抓不住要領。這五種情況,精通它才可以很好運用,對自己有利才能行動。

所以和智慧的人說話,要靠淵博的知識;和笨拙的人說話,要能言善辯;和能言善辯的人說話,要善于抓住要點。和高貴的人說話,要有宏達的氣勢;和富人說話,要用尊敬的態度;和窮人說話,要從利益方面入手;和卑賤者說話,要態度謙和;和勇敢者說話,要果敢有力;和愚蠢者說話,要言辭銳利。這些游說他人的方法,一般人的做法常常與之相反。

所以和智慧的人講話,可以使他明白這些道理;和愚蠢的人講話,把這些道理教給他,也是很難做到的。所以,論說有多種方法,事情也會千變萬化。明白這個道理,整日談論也不會偏離主題,能做到有條不紊。事情不斷變化,也不會失其變化的根本。所以智慧重在不妄動,聽話貴在聽清楚,智慧貴在明辨事理,言談貴在變幻莫測。

分隔線

編輯/蕭文 


上一篇:權衡之術解讀及經典案例 下一篇:謀劃之術解讀及經典案例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遼公網安備 21032302210387號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