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行古志今

謀劃之術解讀及經典案例

文章來源:國學經典傳統文化 更新時間:2020-07-16442

左右逢源,原指學識廣博,應付裕如。這里指一種處世之道,比喻做事功夫到家,就會得心應手順利無礙。典出《孟子·離婁下》:“資之深,則取之左右逢其原。”戰國時,孟子講治學之道,學生問怎樣才能做到高深的學問,孟子說:“方法要對,態度要好,學習知識有心得,久而久之,做到了廣、深、透,就能左右逢源、得心應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對于處世而言,能夠左右逢源的人,可以借助多方力量,不斷走向成功。

1.左右逢源,巧妙生存

戰國時,秦軍大舉進攻趙國,趙國邯鄲岌岌可危。秦軍圍困邯鄲長達三年,邯鄲城內無糧草外無救兵,情況危急。東周王室的國君看到趙國處境艱難,認為秦國滅趙后,一定會來吞并他們。于是對相國說:“秦國攻克邯鄲是早晚的事,為了東周的社稷蒼生,請你辛苦一趟,到秦國去見秦王,要求我們兩國結好。”這時,有大臣前來匯報:“邯鄲傳來消息,魏公子信陵君竊符救趙,秦軍大敗退回關中。秦國名將白起也自殺了。”

東周國君聽了,沉吟半晌。他原想派相國到秦國結好,為的是找個靠山,免受刀兵之災。聽說秦軍大敗,白起已死,便對相國說:“秦軍重創,國勢驟衰,你不必去了。”

相國手下有個謀士足智多謀,洞悉天下大勢,便勸說東周除了和東方大國齊國交好外,還要照計劃去和秦國結好。那樣,東周才能左右逢源,立于不敗之地。因為看透了各國間的復雜利益關系,東周國君采納了這條與秦交好的建議,使東周在戰國爭雄的局面中勉力維系。

鬼谷子認為:遵循一定的法則去籌劃計謀,必須查明事情原委,在實情的基礎上做到左右逢源,就可以立于不敗之地。東周相國的謀臣便是根據這個道理,做出了上面的謀劃。

2.融會貫通,出奇制勝

出奇制勝,是許多將帥所追求的目標。對于出奇制勝的奧妙,鬼谷子認為:“奇不知其所擁,始于古之所從。”

孫子兵法云:“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

一般來說,謀略可以分為上謀、中謀、下謀。上謀是無形的謀略,它容易獲得成功,而使人毫無知覺;中謀是有形的謀略,幫助人們成就事業。下謀是迫不得已時的救急之策,雖然也能解決問題,但費力傷物。以上三種計謀,需要根據不同情況制定方案。

田忌賽馬的故事,體現了孫臏的奇謀妙計。孫臏在齊國田忌府中當門客。有一天,田忌從外面回來,坐在屋中生悶氣。原來是田忌要和齊威王賽馬。他們把各自的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賽時,上馬對上馬,中馬對中馬,下馬對下馬。由于齊威王每個等級的馬都強得多,所以比賽了幾次,田忌都失敗了。

孫臏了解情況后,就走過去說:“再比一次,一定能贏。”

田忌很疑惑:“你是說另換一批馬?”孫臏搖頭:“一匹馬也不換。”田忌說:“那還不是輸!”孫臏胸有成竹:“你就照我的安排做。”第二天,齊威王早早來到賽場。田忌因為有孫臏做軍師,信心十足。比賽開始了,孫臏先以下等馬對齊威王的上等馬,第一局輸了。接著第二場,孫臏拿上等馬對齊威王的中等馬,獲勝一局。第三局比賽,孫臏拿中等馬對齊威王的下等馬,又勝一局。這讓齊威王目瞪口呆。比賽結果是三局兩勝,自然是田忌贏了。同樣的馬匹,由于調換出場順序,就得到了轉敗為勝的結果。

這個故事講述了一個道理,在外部環境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只要認真思考,就可以依靠奇謀來制勝。

楚漢爭霸時,韓信背水一戰大破趙軍。慶祝勝利時,將領們問韓信:“兵法上說,列陣時應該背靠山,陣前可以臨水澤,現在您讓我們背靠水排陣,竟然取勝了,這是什么策略?”韓信笑著說:“這也是兵法上有的,只是你們沒注意罷了。兵法上說‘陷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如果是有退路的地方,士兵早都逃散了,怎么能指望他們拼命呢?”

韓信精通兵法,但不囿于兵法,而是充分領會精神,融會貫通,最終達到出奇制勝的效果。由此說明,看準對方的弱點進行打擊,遠比正面碰硬的效果要好得多。這就是不按常理出牌逆向思維的價值。日常生活中,為什么非要墨守成規而不去出奇制勝呢?

此外,實施計謀需要足夠的耐心和智慧,“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難”,“智用于眾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于眾人之所不能見”,智者能夠明了常人難以察覺的事情,具有戰略眼光,從而高瞻遠矚把握全局。戰爭的勝負很大程度取決于是否能夠把握全局,并做深入細致的分析。知己知彼方可百戰百勝,本篇強調智謀是一種運籌帷幄的智慧,是一種心氣高遠的境界。

3.道有不同,不相為謀

志向不同的人,不能一起謀事。個人的修養與后天有關,也與環境有關。重視朋友的選擇是成就事業的因素。鬼谷子認為:謀劃事情時,一定要考察彼此在各方面的異同。否則就會有害于雙方。

《謀篇》曰:“故同情而俱相親者,其俱成者也;同欲而相疏者,其偏成者也。同惡而相親者,其俱害者也;同惡而想疏者,其偏害者也。

故相益則親,相損者則疏,其數行也。”這是說無論做任何事,要想數人同謀,必須志同道合,為了共同利益走到一起,才能同心協力,或分享成功的喜悅和歡欣,或分擔痛苦、損失。如果不是志同道合,勢必會部分受益,部分不受益乃至受損,如此合作,同謀的關系就會被破壞,自然會逐漸疏遠。

通常人們愿意與品德高尚的人交往,遠離那些品德低劣的人。《世說新語》管寧、華歆“割席斷交”的故事,告誡我們:真正的友誼,應該建立在共同的思想基礎和奮斗目標上,如果沒有內在的精神契合,只有表面上的親熱,這樣的朋友是無法真正溝通和理解的,充其量算個熟人,也失去了做朋友的意義。

司馬遷說:“世上學老子的人不屑于儒學,學儒學的人也不屑于老子。道不同,不相為謀。”這是因為思想觀念、學術主張不同,所以他們就不相為謀。伯夷、叔齊,殷代孤竹君的兩個兒子。武王滅殷,天下宗周,伯夷、叔齊不食周粟,隱居首陽山,最終餓死。這是政治態度不同不相為謀的典型。

 “道不同,不相為謀”是擇友的重要原則。朋友要志同道合,不然就會南轅北轍,越走越遠。真正的朋友不會把友誼掛在嘴上,他們不會相互要求,而是主動為對方做事。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是人們為了點小事斤斤計較,只為自己的利益而沒有想到對方。至于酒桌上的朋友,就更不可靠了。有些人歷來會做表面文章,觥籌交錯推杯換盞,似乎個個都是鐵哥們。其實人一走,茶就涼。

有人說:“生意場上沒有真正的朋友。”這話有一定道理。人們的思想觀念不同,做事的方式也不同,如果堅持己見,可能帶來爭執,甚至造成矛盾。有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保留自己的想法,尊重他人的意見。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應該放棄爭執,先了解原因所在,找到解決方法,朋友間的意見也會達成一致。

至情至性,方值得信賴,可以托付大事。《謀篇》曰:“貌者,不美又不惡,故至情托焉。”自古以來,人們就很重視對相貌的觀察,并與個體品行相關聯。人的容貌,特別是神情,會傳達一些內心信息。當然,人的相貌取決于先天的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受社會因素的影響較小,所以韓非子曾批判:“形相雖惡而心術善,無害為君子也;形相雖善而心術惡,無害為小人也。”

4.團隊合作,集思廣益

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意思是說要發揮集體智慧的力量。作為統帥者,不能做孤家寡人,不能閉目塞聽,要集思廣益,善于聽取意見。對此,鬼谷子告誡我們,居上位者“目貴明,耳貴聰,心貴智”。

作為計謀而言,一下子就能被人看破的,就不能稱之為計謀,因為很難達到設想的效果。因此,《謀篇》曰:“計謀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結,結而無隙者也。”對于計謀來說,公開策劃不如密謀,私下密謀不如結成黨羽。一項謀略如商量于大庭廣眾,則各執一詞難成定論,又易于走漏消息。不如私下商議,定出策略。要想保證萬無一失,最好結成死黨,才不會被人鉆了空子。

李斯的《諫逐客疏》是一篇政論散文,其中“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江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這句話發人深省。人們愛聽贊美之詞,但太多的贊美容易使人受到蒙蔽,看不到真相。所以,富有智慧的領導者,要耳聰目明,善于聽取各方意見和建議。

隋朝本是強盛的王朝,但數十年就滅亡了。唐太宗李世民總結了歷史經驗,認為隋朝滅亡是因為統治者不懂“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于是勤躬自省,為避免“偏信則暗”,鼓勵大臣上書言事,做到了“兼聽則明”。所以,唐朝初年出現了“貞觀之治”的局面。大臣魏征敢于直諫,屢次上疏直陳太宗的過錯,勸告其居安思危,察納雅言,擇善而從。魏征病死,太宗親臨吊唁,痛哭失聲,嘆息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今魏征已死,吾亡一鏡矣。”

無論一個國家,還是一個企業,當需要決斷的時候,總要充分發揮團隊的能量,集思廣益。西諺云:三人智慧勝一人。在任何時候,集體的智慧總是勝于個人智慧,這是永恒不變的真理。

5.以柔克剛,遠交近攻

謀略是突破困境的利器,解決困難的良方。古往今來,很多重大的歷史問題和尖銳矛盾,都在一定謀略作用下才得以解決。然而,謀略的運用之妙全在一心,沒有固定形式,要根據情況靈活加以運用。例如,對付強敵采取硬碰的方式,只會兩敗俱傷。以柔對待,倒能將其制服。有時己方力不從心,就該考慮是否借用他人之力,或者通過合作達到目的。戰國時范雎力倡“遠交近攻”之策,使秦國興盛六國滅亡,可以說是這一策略的極好運用。

戰國末期,秦昭王想一統六國,但苦無對策。當時,魏國范雎胸懷大志,卻沒人賞識。后來,范雎輾轉來到秦國。當秦國要攻打齊國時,范雎上書求見秦昭王。范雎說:“秦伐齊不好,因為中間隔著韓國和魏國,應該實施遠交近攻的策略。”后來,范雎得到重用,成了相國。范雎跟齊國結盟,互不侵犯,又跟南方的楚國建立友好關系。魏國受到秦國強大壓力,只好求和。秦國沒有了后顧之憂,兩年內,攻下了二十多座城市。秦國日益強盛起來。

遠交近攻的策略是指為了達成各個擊破的戰略目的,先讓遠處的敵人安心,全心消滅近處的敵人。這一策略屬于制造和利用矛盾,分化瓦解敵方聯盟,然后各個擊破。實行“遠交近攻”之計,有助于集中力量應付眼前的敵人,并且將其置于孤立無援的境地。

范雎對秦國的情況了如指掌,預先有所準備,經過對事實的分析和判斷,堅定了秦昭王鏟除異己的決心。特別是他提出“遠交近攻”的策略打動了秦昭王,使得秦王嬴政繼位后,繼續用此策略,最終統一全國。

元朝統一中國,也使用了“遠交近攻”的策略。成吉思汗統一蒙古后,有了進一步擴張的意圖。當時,和蒙古東南相鄰的金政權,對蒙古的威脅較大。和蒙古西南相鄰的是西夏,更遠的則是南宋。于是,成吉思汗脅迫西夏與其議和,解除了西部騷擾;并派人去和南宋通好。金政權連連敗退,以致遷都于開封。

此后,成吉思汗率軍進攻西夏,迫使夏主投降。成吉思汗死后,窩闊臺即大汗位,仍然采取“遠交近攻”的戰略,他派使者到南宋,聯合南宋夾擊金國,攻克開封。金哀宗自殺,金政權滅亡。

蒙古清除了擴張道路上的障礙,于是大舉進攻南宋。占領南京之后又攻占圭山,大臣陸秀夫背著小皇帝跳海自殺,南宋滅亡。元朝由此完成了統一大業。

6.凡謀有道,必得其因

《鬼谷子》說:“為人凡謀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對個人來說,凡是籌劃計謀都要遵循一定的法則,弄清事情的起因,才能把握后果。

很多時候,施展謀略可以改變實力對比,在關鍵時刻扭轉時局緩解危機。尤其是勢力較弱的一方,在兵力財力上無法抗衡時,巧用計謀就能勝過千軍萬馬,無形中削弱對方實力,進而以少勝多、以弱勝強。

謀略的施展和策劃,需要對敵我雙方有充分的了解。最重要的是要有針對性,了解對方的情況,事情發展的原因,在此基礎上按照力量對比、實力強弱制訂方案,才能確保成功。

東漢末年,曹操揮師南下,準備統一全國。荊州牧劉表病故,其子劉琮繼位,隨后投降曹操。劉備退守漢口,自知實力難以抵擋曹操,于是聯合孫權共同抗曹,雙方在赤壁形成隔江對峙的形勢。

曹軍戰船雖多,但水軍較弱,為了防止船只遇風不穩,便把戰船連在一起。加緊備戰的孫劉聯軍見此情形,認為有機可乘。于是定下計策,要用火攻打敗曹操。通過施展苦肉計,黃蓋率領戰船前去詐降,實則內裝干柴、火藥。曹操率軍迎降。誰知黃蓋戰船忽然著火,風助火勢,如箭一般沖入曹軍水寨。寨中船只一齊燃燒,曹營頓時陷入火海,曹操號稱80萬大軍,幾乎全軍覆沒。

 “制人者握權,被制者受命”,這是鬼谷子《謀篇》中的重要思想。兵法上主張“先發制人”,也就是要把握主動。無論是真實的戰爭還是生活中的爭斗,掌握主動無疑是最重要的。掌握主動就等于掌握了時局,控制了事態的發展,事情就會順著希望的方向改變。失去了主動,則會到處受敵防不勝防,只有落后挨打的份。其實,主動權既是實力的較量,也是智慧的對比。

當然,處于被動并不意味著沒有機會。運用計謀,往往能夠起到很大作用,改變不利處境。有主動就有被動,兩者相輔相成。就像有陰就有陽,是統一辯證的關系。人們在不同的關系中,不是處于主動,便是處于被動,而且在被動和主動之間不斷變化。擁有主動固然好,但是如果沒有被動一方,主動也就失去了意義。

編輯/蕭文

上一篇:鬼谷子·權篇第九 下一篇:鬼谷子·謀篇第十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