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行古志今

鬼谷子·謀篇第十

文章來源:國學經典傳統文化 更新時間:2020-07-161079

【編輯提示】

《謀篇》與《權篇》前后相連,關系緊密。謀與權本為一體,二者不可分割。謀是謀劃,權是權衡。兩篇的主題思想和基本目標,都是論述“游說”的方法及實施。“人之有好也,學而順之。人之有惡也,避而諱之”,因此,游說最忌諱的是盲目妄動,要對他人的心理狀態有所了解。制定謀略要暗中進行,“圣人之道,在隱與匿”,做到這些才能成功。

“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這是謀略用之于軍事的絕佳效果。當然,謀略可以應用在生活的各個層面,并且往往能夠事半而功倍。本篇由此展開,以“謀略”為中心鋪陳立說,詳細介紹了謀略的各個方面,辯證說明了謀略的產生條件以及運用方法。篇中指出,“凡謀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相益則親,相損則疏”,“事貴制人,而不貴制于人。制人者握權也,見制于人者制命也”。誠為精當之論,道理深刻,值得借鑒。

分隔線

【原文】

為人凡謀有道①,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②。審得其情,乃立三儀③。三儀者曰上、曰中、曰下,參以立焉④,以生奇。奇不知其所擁,始于古之所從。故鄭人之取玉也,載司南之車⑤,為其不惑也。夫度材、量能、揣情者,亦事之司南也。故同情而俱相親者,其俱成者也;同欲而相疏者,其偏成者也。同惡而相親者,其俱害者也;同惡而相疏者,其偏害者也⑥。故相益則親,相損則疏。其數行也,此所以察異同之分,其類一也。故墻壞于其隙,木毀于其節⑦,斯蓋其分也。

【注釋】

①凡謀有道:要想謀劃說服他人的策略。《易》:“君子以作事謀始。”孔穎達疏:“凡欲興作其事,必須謀慮其始。”

②得其所因,以求其情:要調查對方的心理狀態,就要掌握他的實情。因,依靠,憑借;情,實情,情形。

③三儀:本指天、地、人,天在上,地在下,人居中。陶弘景注:“言審情之術,必立上智、中才、下愚。”

④參以立焉,以生奇:三儀互相滲透,就可策劃出奇謀妙計。

⑤司南之車:即指南車。司南是一種利用磁石指南的儀器。

⑥同惡而相疏者,其偏害者也:假如二人有同樣惡習而關系疏遠,只能是一方受害。

⑦墻壞于其隙,木毀于其節:墻倒屋塌在于有縫隙,樹木毀壞在于有節疤。“墻”又作“縭”,指環繞住宅周圍所建的土墻。墻有一點裂痕就有崩毀的可能,樹則從節疤處開始腐敗。一般人際交往也往往是從空隙處發生破裂。

【譯文】

凡是籌劃計謀,都要遵循一定的規律,并要掌握規律背后的依據,這樣才能得到實情。通過研究審察實情,確立上、中、下三儀。所謂三儀,指上智、中才和下愚。三者互相參照,就能定出奇謀妙計。奇謀妙計能夠通達易行,開始于古人的社會實踐。鄭人入山采玉時,都要攜帶指南車,這是為了不迷失方向。揣度才干、衡量能力和獲知實情,這是做事的指南。所以,眾人同心協力謀劃事業,就會關系親密,共同獲得利益。想法一致的人共同做事,如果是部分受益,部分受損,就會關系疏遠。有共同仇恨的事物就會相互親近,因為他們都是受害者;有共同仇恨的事物而關系疏遠,一定是其中一部分人受到了損害。所以,如果有共同利益就會相互親近,如果其中一方受到損害就會相互疏遠,這是一種規律。這種規律,可以作為觀察同心或異心的標準。所以,墻壁坍塌是因為縫隙的存在,樹木毀壞是因為樹木有節疤,因為縫隙和節疤都是它們的分界之處。

分隔線

【原文】

故變生事,事生謀,謀生計,計生議,議生說,說生進,進生退,退生制。因以制于事,故萬事一道而百度①一數也。夫仁人輕貨②,不可誘以利,可使出費;勇士輕難,不可懼以患,可使據危;智者達于數,明于理,不可欺以誠,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是三才③也。故愚者易蔽也,不肖者易懼也,貪者易誘也,是因事而裁之④。

【注釋】

①百度:各種事情的節度。陶弘景注:“言事有本根,各有從來,譬之卉木,因根而有枝條花葉,故曰變隙然后生于事業,生事業者,必須計謀;成計謀者,必須議說;議說必有當否,故須進退之。既有黜陟,須事以為法,而百事百度,何莫由斯而至,其道數一也。”

②仁人輕貨:有德行的人不看重財貨。

③三才:指仁人、勇士、智者三種人才。

④因事而裁之:根據情況作出判斷和進行裁奪。裁,判斷、裁奪。

【譯文】

因此,事物是不斷變化發展的,變化的事物會產生問題,解決問題需要商定計謀。商定計謀需要言辭論說,仔細斟酌,并制定方法。有利于事情的發展,就要促使前進,進而不能則退,退若適當,不失為控制事情的好方法。所以,萬事萬物的發展變化是有一定道理的,控制它的方法在根本上也是一致的。一般來說,仁人君子是看輕財物的,所以不能用利益誘惑,可以讓他們提供財物;勇猛之士是輕視危難的,所以不能用禍患去恐嚇,可以讓他們扼守險要;有智慧的人通達事理,不可以隨意欺騙,卻可以講明道理,讓他們建功立業。這是三種人才。所以說,愚昧的人容易被蒙蔽,不肖之徒容易被嚇倒,貪婪的人容易被利誘,應根據不同的情況采取不同的方法。

分隔線

【原文】

故為強者,積于弱也;為直者,積于曲;有余者,積于不足也。此其道術行也。故外親而內疏①者,說內;內親而外疏者,說外。故因其疑以變之②,因其見以然之③,因其說以要之,因其勢以成之④,因其惡以權之,因其患以斥之。摩而恐之,高而動之⑤,微而證之,符而應之⑥,擁而塞之,亂而惑之⑦,是謂計謀。

【注釋】

①外親而內疏:外表親近,內心疏遠。

②因其疑以變之:根據對方的疑問來改變游說內容。陶弘景注:“若內外無親而懷疑者,則因其疑而變化之,彼或因見而有所見,則因其所見而然之。”

③因其見以然之:根據對方的表現判斷游說活動是否得法。

④因其說以要之,因其勢以成之:根據言辭來總結要點,根據形勢來成就事業。陶弘景注:“既然見彼或有可否之說,則因其說要結之;可否既形,便有去就之勢,則因其勢以成就之。”

⑤摩而恐之,高而動之:陶弘景注:“患惡既除,惑恃勝而驕者,便切摩以恐懼之,高危以感動之。”

⑥微而證之,符而應之:陶弘景注:“雖恐動之,尚不知變者,則微有所引據以證之,為設符驗以應之。”符,驗證。

⑦擁而塞之,亂而惑之:陶弘景注:“雖有為設引據符驗,尚不知變者,此則或深不可救也。使擁而塞之,亂而惑之,因抵而得之。”擁,通壅,用土堵。塞,封閉。

【譯文】

所以,弱小可以蓄成強大,彎曲可以變成筆直,不足可以積成有余,就看運用是否合理。對那些外表親近而內心疏遠的人,要從內心入手游說,用真誠來打動;對那些內心親近而外表疏遠的人,要從外部入手游說,以求表里如一。因此,順著對方的疑問來改變游說的內容,根據對方的發現來肯定他的看法,根據對方的言辭去迎合他的本意,根據利于對方的形勢去成全他,根據對方憎惡的東西來幫他謀劃解決,根據對方可能造成的禍患來設法排除。如果這些不能有效,就要在摸清對方意圖之后再威脅,夸大事情的嚴重性使之動搖。進一步借助事實和例證使他有所改變。以阻隔來蒙蔽,用謀略來迷惑。這些做法就是“計謀”。

分隔線

【原文】

計謀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結①,結而無隙者也。正不如奇②,奇流而不止者也。故說人主者,必與之言奇;說人臣者,必與之言私。其身內,其言外者疏③;其身外,其言深者危④。無以人之所不欲而強之于人,無以人之所不知而教之于人。人之有好也,學而順之;人之有惡也,避而諱之。故陰道而陽取之⑤也。故去之者縱之,縱之者乘之⑥。貌者,不美又不惡,故至情托⑦焉。可知者,可用也;不可知者,謀者所不用也。故曰:“事貴制人,而不貴見制于人。”制人者握權也;見制于人者制命⑧也。

【注釋】

①私不如結:暗地謀劃不如結為死黨。結,締聯。陶弘景注:“公者揚于王庭,名為聚訟,莫執其咎,其事難成,私者不出門庭,慎密無失,其功可立,故公不如私,雖復潛謀,不如與彼要結,二人同心,物莫之間,欲求其隙,其可得乎。”

②正不如奇:正攻雖然合理,不如使用奇計。陶弘景注:“正者循理守常,難以速進;奇者反經合義,事同機發。故正不如奇。奇計一行,則流通而莫知止也。故曰奇流而不止者也。”正,規范,標準。

③其身內,其言外者疏:內,內部;疏,疏遠。雖然知情,但把內情泄露于外,這種人就會被疏遠。

④其身外,其言深者危:雖然是外人,但言論卻深通內情,這種人就會陷于危險。陶弘景注:“身在內而言外泄者,必見疏也;身居外而言深切者,必見危也。”

⑤陰道而陽取之:用隱秘的方法獲取對方的歡心。順從對方又恐忌諱,暗中進行就不傷感情。陶弘景注:“學順人之所好,避諱人之所惡,但陰自為之,非彼所逆,彼必感悅,明言以報之,故曰陰道而陽取之也。”

⑥故去之者縱之,縱之者乘之:欲擒先縱,趁機取利。陶弘景注:“將欲去之,必先聽縱。令極其過惡,過惡既極,便可以法乘之。”

⑦至情相托:以真情相托,完全值得信賴。陶弘景注:“貌者,謂察人之貌,以知其情也。謂其人中和平淡,見善不美,見惡不非。如此者,可以至情托之,故曰至情托焉。”⑧制命:命運被人所制。

【譯文】

計謀的使用,公開進行不如私下謀劃,私下謀劃不如結成死黨,結成死黨可使雙方的關系親密無間。循規蹈矩不如出奇制勝,奇計一出就像河水奔流一樣無法阻止。所以,游說君主一定要和他討論奇計的運用,才能建立非常之功;游說人臣一定要和他談論私利,才能保全自己。

如果處于圈子之內,卻把內情泄露于外,就會被疏遠;如果處于圈子之外,卻到處顯露內情,就會帶來危險。不要把對方不想要的東西強加于人,不要把對方不想知道的強教給人。

對方有某種愛好,可以學習相關的東西以迎合他;如果對方有厭惡的東西,就要加以避諱,以免引起對方不快。所以,暗地籌劃計謀,可以獲取對方歡心。要想除掉對方,就先去放縱他;使其罪行不可饒恕,然后找機會除掉他。處事冷靜至情至性,相貌不美不丑的人,可以把大事托付給他。如果對一個人了解,可以任用他;如果不了解,有謀略的人不會任用他。所以說:“做事情看重的是控制對方,而不是被對方控制。”控制對方的人,手中掌握主動;被控制的人,命運也被對方控制。

分隔線

【原文】

故圣人之道陰,愚人之道陽①。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難。以此觀之,亡不可以為存,而危不可以為安②。然而無為而貴智矣。智用于眾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于眾人之所不能見。既用,見可,擇事而為之,所以自為也。見不可,擇事而為之,所以為人也。

故先王之道陰。言有之③曰:“天地之化,在高與深,圣人制道,在隱與匿。”非獨忠信仁義也,中正而已矣。道理達于此義者則可與語。由能得此,則可與谷④遠近之義。

【注釋】

①圣人之道陰,愚人之道陽:圣人謀劃事情,隱而不露;愚人謀劃事情,張揚外露。道,謀略,原則。陰,隱秘,隱藏。陽,公開,張揚。陶弘景注:“圣人之道,內陽而外陰;愚人之道,內陰而外陽。”②亡不可以為存,而危不可以為安:救亡圖存和轉危為安都是很難的事,唯獨智者才能做到。陶弘景注:“智者寬恕故易事,愚者猜忌故難事。然而不智必有危亡之禍,以其難事,故賢者莫得申其計劃,則亡者遂亡,危者遂危,欲求安存,不亦難乎!今欲存其亡,安其危,則他莫能為,唯智者可矣。故曰無為而貴智矣。”③言有之:古語有這種說法。陶弘景注:“言先王之道,貴于陰密。尋古遺言,證有此理,曰天地之化,唯在高深;圣人之制道,唯在隱匿。所隱者中正,自然合道,非專在仁義忠信也。故曰非獨忠信仁義。”④谷:養,引申為商討之意。

【譯文】

所以,圣人施展計謀隱而不露,愚人施展計謀公開張揚。有智慧的人成事會很容易,資質愚鈍的人成事就比較困難。由此看來,滅亡的事物不會繼續存在,危亂的局面難以回到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無為而治,順應規律是最高明的。智慧要用在常人察覺不到的地方,才能則要用在常人發現不了的地方。智慧和才能的使用要做到隱秘,在使用的時候,如果情況允許就不要公開,選擇一些事自己做;如果情況不允許,就選擇一些事讓他人去做,并且表明這是為了對方。

所以,先王之道是隱而不露的,古語有言:“天地的運行,在于高遠與深邃;圣人制定謀略,在于隱秘和藏匿。”然而,使用謀略不僅要講求忠誠、信義、仁慈、義理的原則,還要做到內心中和正道。只有通達了這些道理,才可以與他談謀略的事。如果能體悟到這些,就可以懂得驅使天下的道理了。

分隔線

編輯/蕭文

上一篇:謀劃之術解讀及經典案例 下一篇:決斷之術解讀及經典案例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