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行古志今

決斷之術解讀及經典案例

文章來源:國學經典傳統文化 更新時間:2020-07-16694

本篇是鬼谷子謀略的重要內容。所謂決,是指決斷,即通過對古今事物的分析,作出合理判斷,以解決疑惑。可以說,決是成事的根基。《決篇》:“度以往事,驗之來事,參之平素,可則決之。”這句話的意思:解決實際問題,如果不能準確作出決斷,可以參照現今的形勢條件和歷史經驗,來驗證將來,如果能夠實施就迅速作出決斷。

1.權衡利弊,能謀善斷

對個人來說,猶豫不決、優柔寡斷是一個大敵。因為很多美好的想法都會在猶疑中湮滅。要知道,決斷能控制行動,只要敢于決斷,才能不斷走向成功。因此,鬼谷子所說的“決斷”是謀事者必備的一種品質,它是氣魄,是智慧,是鑄造卓越的精神根源。

決斷貴在于心。凡決斷者必在于心。荀子說:“心者,形之君也,而神明之主也。”這是說“心”是身體的主宰,是精神的領導,決定人的情緒和意志。內心奔發或涌動熱情的火焰,就會積極思考,縝密謀劃,不懈追求,做事也易于成功。古人說:“哀莫大于心死。”又說,“兵強于心而不強于力。”這些都說明了內心力量的強大。具有良好的內心主宰,就能激發奮斗的熱情,從而在自信中敢謀善斷。

決斷是成就事業的第一步,也是關鍵的一步。決斷失誤,是最大的失誤。尤其是重大決斷,一旦失誤便會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甚至是滅頂之災。“謀”是在遇到事情時多方權衡利弊;“斷”是根據實際情況和權衡利弊后作出最終決定。謀與斷是一個有機整體,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世事如棋局,當只有一條路時,就別無選擇走下去;當處于十字路口或者三岔路口,就要選擇最合適的路。如何選擇,關系到今后的人生,這是生存的考驗。鬼谷子告誡我們,解決這類問題的方法是:“凡為人決物,必托于疑者,善其用福,惡其有患,善至于誘也,終無惑偏。”

現代企業的經營,需要應對繁多的信息和各種復雜的局面,領導者要經常作出決斷。決策正確,就會獲得良好效益,蓬勃發展;決斷失誤,就可能帶來損失,前景一片黯淡。所以在決斷前,不可不三思而后行。

2.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俗話說: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意思是說,遇到事情時應該果斷的時候就要果斷,不能瞻前顧后、猶豫不決,否則就會因此受到禍亂。這是鬼谷子《決篇》的重要思想。鴻門宴的故事很好詮釋了這一點。

秦朝末年天下大亂,各地勢力紛紛起義。劉邦和項羽是其中實力較大的兩支隊伍。當時,劉邦兵力不如項羽,但是先攻破了咸陽。項羽聽后大怒,派當陽君擊關。項羽進入咸陽后,到達戲西,而劉邦則在霸上駐軍。劉邦左司馬曹無傷派人對項羽說:“劉邦打算在關中稱王。”項羽聽后更加憤怒,下令讓士兵飽餐一頓,準備攻打劉邦。眼看一場惡戰在即。

劉邦得知后大吃一驚,就用籠絡感情的手段說服了項羽陣營中的項伯,并約為親家。項伯答應在項羽面前說情,并讓劉邦次日到鴻門赴宴,前去答謝項羽。鴻門宴上雖不乏美酒佳肴,卻暗藏殺機。項羽的亞父范增,一直主張殺掉劉邦,所以在酒宴上,一再示意項羽發令,可是項羽卻猶豫未決,默然不應。

于是范增讓項莊舞劍助興,尋機擊殺劉邦。項伯為了保護劉邦,也拔劍起舞,護住了劉邦。危急關頭,樊噲帶劍擁盾闖進來,怒視項羽。項羽見此人勇猛不凡,就問來者為何人?當得知是劉邦的參乘時,即命賜酒,樊噲立飲而下。項羽又讓人賜肉,樊噲吃了肉,又喝了酒,說:“臣死且不避,一杯酒哪里值得推辭呢?”并乘機為劉邦說了許多好話,說得項羽無言以對。

張良感到情況不妙,示意劉邦,趁上廁所的機會一走了之。之后,張良為劉邦推脫說:“劉邦不勝飲酒,無法前來道別,現向大王獻上白璧一雙,并向大將軍獻上玉斗一雙。”不知深淺的項羽收下了白壁,范增則氣得拔出劍,將玉斗砸得粉碎。這是鴻門宴的故事。

鴻門宴上,項羽優柔寡斷放走了劉邦,最終兵敗烏江,自刎身亡。這個故事告誡我們:作為君主或領導者,遇到事情時要當斷則斷,不能優柔寡斷,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反受其亂。

3.把握時機,毫不猶豫

機會總是稍縱即逝的,猶豫不決是成功的大忌。要想決策英明,就要膽大心細抓住機會。鬼谷子在《決篇》中說:“于是度以往事,驗之來事,參之平素,可則決之。”誠然如此,能夠把握時機,作出決斷是一種重要的人格素養。勇敢果斷會讓人覺得可靠,優柔寡斷則容易喪失信任。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把握機會要思維敏捷,手法迅疾,這是果斷決策的能力。在軍事上更是如此,當進則進當退則退,容不得半點猶豫。

世上的事,令人迷惑難解的甚多,而決斷的目的正是解除疑惑。人們總是喜歡有利的事物,厭惡有害的事物。所以決斷需要反復誘導,得其真情,然后作出決斷。鬼谷子云:“凡決物必托于疑者。善用其福,惡其有患;善至于誘也,終無惑偏。有利焉,去其利,則不受也,奇之所托。”

意思是說要根據事物的變化來制定出相應策略。

盡管有時候,作出決斷是痛苦的,但該果斷時就要果斷,這是決策時應該遵守的原則。鬼谷子強調“決”的重要性,他認為“決”是“萬事之本”,治亂、成敗、禍福等都與此有關。決斷正確就會成功,決斷錯誤就會失敗。決斷要及時,如果當斷不斷,就會反受其亂。

三國時,魏國大將曹爽率領軍隊攻打蜀國,穿過駱谷來到興勢山前,發現蜀將已占據有利地形,如不迅速撤回就可能會全軍覆沒。于是,曹爽果斷下令撤退。魏軍撤退途中,發現蜀軍正在堵截曹軍后路。曹爽率軍從小路躲過堵截,才安全撤回。

臨危不懼是一種勇氣,更體現了必勝的決心和意志。作為三軍統帥,光有勇氣是不夠的,還要有統籌全局的能力。在危急時能夠果斷決斷,方顯英雄本色;在變化莫測的形勢下,能夠穩定人心、激發斗志,同樣是善于決斷的一種表現。

古今時勢不同,應該具體情況具體對待,不能照搬先賢之法。東漢荀悅認為,決定勝負的因素有三點:一是形,二是勢,三是情。所謂形,指得與失的大體趨向;所謂勢,指面臨情況時靈活應付和對進退隨機應變的形勢;所謂情,指精神狀態,意志或堅定或懈怠。所以,對待事物要看到它的變化內容和趨勢,隨時根據事物的變化來調整策略。當然,面對新事物的時候,我們不能事先都考慮周全,而應隨著事物的變化而變化,這是制訂策略的關鍵所在。

無論圣人賢哲,或愚夫愚婦,無不有疑惑難解之事。有了疑問就應該有所決斷。決斷之法,本篇論述頗為精當。

武王伐紂,卜筮以定猶疑,占曰:“大兇。”姜太公推翻龜殼獸骨說:“枯骨死草,何能知吉兇乎?”由此發兵伐紂,一舉成功。可見,決疑需要勇氣,需要智慧,頭腦清醒才能準確判斷形勢。

4.戰略決策,高瞻遠矚

一般來說,社會組織或團體,都會制定相應的發展規劃,這是戰略性問題。鬼谷子在《決篇》中列舉了“陽德、陰賊、信誠、敝匿、平素”五種具有前瞻性的戰略發展步驟。制定決策實施行動,都要服務于這個整體戰略。因此,要用戰略的眼光看待問題,用戰略的思想考慮問題,用戰略的目的指導實踐。歷史證明,決策時能否著眼于整體利益是獲得成功與否的關鍵所在。

戰國末期,群雄爭霸。秦國經商鞅變法后,勢力發展最快。秦昭襄王圖謀吞并六國,獨霸中原。這一年,秦昭襄王想先興兵伐齊,謀士范雎獻上“遠交近攻”之策,他認為齊國勢力強大,離秦國又遠,攻打齊國,軍隊要經過韓、魏。軍隊少了難以取勝,多派軍隊也無法占有齊國全境。不如先攻打鄰近韓、魏,逐步推進。秦昭襄王采納了范雎的意見,推行“遠交近攻”之策,為秦國統一奠定了基礎。

其后四十余年,秦始皇才制定并逐步實施了吞滅六國的大計。遠交齊、楚,先攻韓、魏,然后從兩翼進兵,攻破趙、燕,統一北方。隨后攻破楚國,平定南方,最后把齊國也消滅了。秦始皇征戰十年,實現了統一中國的愿望。“遠交近攻”之策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到了漢代,高祖劉邦平定天下后,對于在何地建都一度猶豫不決。大臣們多傾向于建都洛陽。齊人婁敬路過洛陽,覲見劉邦。

婁敬問:“陛下建都洛陽,莫非要跟周朝比興盛嗎?”劉邦說:“是的。”婁敬說:“周朝建都洛陽,是靠德政感召人民,而放棄了險要地形。周朝鼎盛時,四方歸附萬民臣服,衰敗后就不能控制天下,不是恩德太少,而是形勢太弱。”劉邦聽了連連點頭,婁敬又說:“陛下起兵以來,連年征戰橫尸遍野,比不上西周興盛時的恩德,而秦地有高山被覆,黃河環繞,四面邊塞可作堅固的防線,即使危機出現,尚有百萬雄兵可備一戰。借著秦國的底子,再加上肥沃的土地,可以說是形勢險要、物產豐饒。如果陛下入關建都,控制秦國原有的地區,就是掐住了天下的咽喉。”聽了婁敬的話,漢高祖覺得很有道理。后來,張良等人也闡明了入關建都的利處,打消了高祖的疑慮。建都關中后,高祖感慨:“最早主張建都在秦地的是婁敬啊。”于是賜婁敬改姓劉,給他加官晉爵。

那些主張建都洛陽的大臣,為了一己私利,缺乏戰略眼光,將國家安危和興衰放在一邊。而婁敬從高處出發,提出定都關中,不僅具有遠見卓識,而且直言敢諫,這才是“建萬世之安”的國之大計。

現代社會的企業經營,具有眼光的領導者在決策時,無不注重考慮整體戰略。站得高,看得遠。世事本就如此,要想成功就要更上層樓,擁有獨到的眼光才能俯視眾生。

5.將計就計,奇正互用

決策時要明暗結合,陰陽互通。這樣,采用的方法就會隨之變化多端。決策高明的人深諳其理,在實際運用中善于變通,根據實際情況,靈活運用原則作出正確判斷,同時考慮利害關系、接受能力、感情因素等各因素,施展心機,因人而斷因事而斷,因目標而斷,從而作出正確決斷。

以統軍打仗為例,遇到的對手不同,周邊環境也不斷變化,所以要根據對象改變戰術和策略。當然,變化要建立在對人情、形勢的深透了解基礎之上。唐代李靖就善于用兵,長于奇正之變。

李靖少年時胸懷大志,苦讀兵書。但前半生并不順遂,李淵在太原起兵時,李靖曾向隋朝告變,李淵對此銘記在心。后來李靖投唐,李淵要殺他,李世民惜才,保住了他。此后,李靖一直沒有施展的機會,直到統一戰爭最后,他帶兵征蕭銑初露崢嶸;唐朝建立后,他深入大漠剿滅東突厥主力,為唐朝除去心腹大患;花甲之年,再披戰袍,征戰高原大非川,滅掉吐谷渾,打通河西走廊,功名卓著。李靖用兵,一是通,二是奇。所謂通,就是敵變我變,充分了解人情、環境、形勢,不斷調整策略;所謂奇,是奇正互倚,在常規的基礎上,運用計謀出奇制勝。

李靖強調,奇正要互用。要先用正兵,后用奇兵。正奇的理解有多種:車步兵為正,騎兵為奇;先頭部隊為正,后援伏兵為奇,等等。在打敗突厥的戰爭中,李靖的奇兵思想體現最充分。突厥是唐初的勁敵。李淵起兵時曾向突厥稱臣,唐太宗也受過突厥不少氣,只是實力懸殊,隱忍不發。貞觀四年,唐太宗覺得時機成熟,向突厥進攻,軍隊統由李靖節制。打突厥不同于討東南,突厥全是騎兵,進攻兇猛,轉移迅速,加上大漠戰線長,氣候惡劣,補給困難。但敵人也有弱點,就是孤軍作戰又缺乏防備。于是李靖決定出奇制勝,以快打快。他挑選三千精騎,疾馳二百多里,直逼敵人巢穴定襄,出現在城南山嶺上。

突厥頡利可汗沒想到唐軍行動會這么快,李靖的奇謀不在攻地而在攻心,讓突厥從內心感到震驚和恐懼。還未接戰,就有突厥兵投降,頡利可汗不戰而逃。在大非川之戰中,李靖也是以奇制勝奇兵,就是在敵人預料不到的時候,在突然的時間和突然的地點出現。有時,奇兵靠的是速度,奇兵靠的是意志、耐力。運用奇正之變原則要建立在通曉人情、形勢的各種變化的基礎上,對局勢要作出準確的判斷。

很多時候,對敵人的心理要準確把握,對己方的真實意圖也要參透。偉大的事業往往玄關重重,有時不能說破,要不斷認真體察才能把握全局。李靖能夠把握時機,作出切合實際的決斷,是因為注意觀察事物的內外條件,注重實際和環境的結合。他的智慧善謀,奇詭用兵的確讓人景仰。

6.以硬對硬,決不手軟

在事情發展的危急關頭,要以硬對硬做到絕不手軟,這是本篇所闡述的重要觀點,表明了采取果斷策略的必要性。

唐朝中期,皇后武則天通過各種手段,當上了皇帝,她排斥異己誅殺大臣,甚至連親生兒女也敢殺敢罰,對于親信則往往提拔重用。面對武則天的強硬手段,李氏皇族顯得軟弱退讓,毫無反抗的勇氣和決心。武則天的兒子李顯、李旦,更是懦弱柔順,即使登上皇位,也甘愿讓出皇權由武則天執掌。一批效忠于李唐的大臣,雖有敢說敢為的人,然而獨木難支。這樣,武則天以硬對軟為所欲為,坐在女皇位上,一坐就是十多年。

后來,以宰相張柬之為首的強硬派,決定用武力逼迫武則天讓位給太子李顯,恢復李姓天下。張柬之沉穩有謀果斷敢行,這時他已八十有余,卻雄心勃勃。他推薦楊元琰為御林軍將軍,控制京城軍權。同時控制要害部門,伺機起事。當武則天生重病時,張柬之以為時機已至,不能再緩,于是把桓彥范等安插在御林軍中當將軍,直接控制皇宮禁軍。

諸事安排停當,張柬之率御林軍五百余人,直入玄武門,派人從東宮找來太子李顯,直奔武則天的長生殿。武則天料知有變,支撐身子大聲呵斥:“何人膽敢作亂?”張柬之帶著太子擁兵來到床前,道:“張易之、張昌宗謀反,臣等奉太子令,入誅二逆,恐致漏泄,故不敢與聞……”武則天對太子怒目而吼:“汝敢為此么?但二子既誅,可速還東宮!”

張柬之大聲道:“太子不可再返東宮,昔日天皇唐高宗以愛子托給陛下,現太子年齒已長,天意人心,久歸太子,臣等不忘太宗、天皇厚恩,故奉太子誅賊,愿陛下傳位太子,上順天心下孚民望。”

武則天雖然不甘心退位,但看到對手如此強硬,大有不成功便成仁之勢,只好答應了張柬之的請求。第二天,張柬之等人把異己分子或捕或殺,干凈利落消除后患,然后讓太平公主找武則天,勸其傳位。不多時,唐中宗李顯復位,掌握了國政。顯然,對于像武則天這樣敢作敢為,尤其是以強硬手段控制朝政的人,如果采用軟弱退讓的手法,只能使其更加強硬。

在這場爭取皇位的權力斗爭中,以張柬之為首的太子派,一改妥協忍讓的做法,果斷用強決不手軟,從而恢復了李唐王朝的統治。可以說,在這場政治權力爭逐中,張柬之等人“以硬對硬,絕不手軟”的做法是明智的。

 編輯/蕭文

上一篇:鬼谷子·謀篇第十 下一篇:鬼谷子·決篇第十一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