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望聞問切

我與我的養父

文章來源:蘇東的歌 更新時間:2018-07-303472

我與我的養父

作者:肖佳慧

 

老舊房子

(原標題: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編者按】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

因為一次意外的走失,3歲女孩肖佳慧被人販子拐走,由南昌教師家庭的嬌嬌女變成湖南衡南農村一對貧困農民的養女。直到17歲,她才終于回到親生父母身邊。

她用了6年時間,試圖把養父和從前的苦難從記憶中抹去,卻驚聞養父已身患惡性皮膚癌,生命危在旦夕。在養父的生命絕地,她毅然放棄在美國伯克利大學唾手可得的博士學位,出征日本,去挑戰一個幾乎無法攻克的醫學難題。

最終,一種將高分子材料應用于抗癌藥物的科研項目取得重大突破,引起了學界轟動,被日本著名醫學專家稱為“最耀眼的醫學奇跡”,這種抗癌方法的最大受益者是皮膚癌患者,而論文的撰寫者肖佳慧也因此被破格提前授予東京大學醫學博士學位……

 

以下是肖佳慧的自述——

 

【正文】

≡01≡

2010年3月14日那天,是我人生的拐點。在衡南縣一中讀高三的我正在上課,老師突然走過說:“肖佳慧,你爸來了。”我極不情愿地走出教室,沒好氣地問:“你來干嘛?”他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慧慧,你爸媽來找你了。”

 

 

我一愣,顧不上跟老師請假,便激動地向大門飛奔而去,過去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回放……

 

來學校找我的人其實是我的養父,他叫肖建新。從我能記事起,我就與養父肖建新和養母肖麗平一起,生活在湖南衡陽三塘鎮文村。

 

這是個非常貧窮的小村,整個村子只有十幾戶人家,靠種紅薯和花生為生。

 

5歲那年的一天,水塘對面的蔣家奶奶神色緊張地趕過來,跟正在刨花生的養父耳語了幾句。養父聽后,連忙扔下鋤頭,將坐在地上玩耍的我夾在腰邊帶回了家。

 

當晚,便和養母急忙收拾了幾件衣服出門了。我稀里糊涂跟著養父母到了東莞,整整5年,養父母連春節都沒有回去過。因為年幼,我對全家這次奇怪的遷徙并不在意。但讓我感到不解的是,只要有同鄉從老家過來,養父母就會緊張地拉著人家打聽什么。

 

我小學四年級時,養母不幸遭遇車禍喪生。她去世后,養父一個人實在無法又上班又照顧我,只好重新帶著我回到了文村。

 

沒有養母操持家務的日子,養父既當爹又當媽,他每天忙完地里的農活,又匆匆趕回家給我做飯。

 

晚上,我趴在家里最亮堂的桌邊做作業,養父在旁邊就著昏暗的燈光幫我補衣服、縫襪子。他用粗大的手指捏著鋼針,笨手笨腳,不是把袖子連到前襟上,就是把扣子縫到了衣服里邊,手指還經常被針扎出了血。

 

看到養父為我忙里忙外,我過意不去,要學著做家務。養父卻毫不猶豫地阻止了我:“你只管好好讀你的書,這些活兒爸干得了。”養父最驕傲的是我一直名列前茅的學習成績,每當我考了100分,他總是笑得無比舒心,臉上的皺褶也舒展開來。

 

看上去蒼老的養父其實才40多歲,正值壯年,不少人勸他再找個女人一起過日子,但養父一概回絕了。

 

有一天,鄰居李叔叔來找養父喝酒,我在隔壁小房間做作業。兩人大概喝多了,聲音也大了起來。

 

李叔叔給養父介紹鄰村一個帶著孩子的寡婦,養父不同意。他說:“多兩個人得多添兩張嘴,我哪里養得活?”李叔叔說:“可你需要個女人呀!不行讓慧慧別讀書了,女孩家讀那么多書干什么?”養父的語氣陡然加重了:“那怎么行?慧慧這孩子聰明,是個讀書的料,不能耽誤在我手上。”

 

李叔叔帶著醉意說:“我知道,你是覺得對不起慧慧她親爸親媽,早知道當年他們來的時候,你就把孩子還給他們,這樣你和麗平也不會跑出去打工,麗平也不至于死在外面……”

 

李叔叔的話讓我的腦袋轟地一聲,兒時片斷駁雜的記憶、村民們平時對我的竊竊私語、還有那次奇怪的舉家遷徙頓時在我腦海中連綴起來……

 

我連哭帶喊的追問把養父的酒嚇醒了,他不得不告訴我:8年前,一直沒有生育和他和養母從外地一個人販子手中,以2000元的價格把我買了下來。我5歲那年,我的親生父母不知通過什么渠道,竟然找到了文村,蔣家奶奶發現后,趕緊報告了養父。于是,他和養母帶著我連夜逃到了東莞……

 

這一切讓11歲的我無法承受。我哭著沖出門,把養父的呼喚拋在身后。

 

兩天后,養父從一個樹洞里找到了又冷又餓的我。他的臉上寫滿自責,不知是責備自己當年所做的一切,還是責備自己不該告訴我這個秘密。

 

≡02≡

我與養父之間從此豎起了一道高墻。一想到他付出了區區2000元錢,便把我從親生父母身邊奪走,讓我和他們都飽嘗親情流離之苦,我就恨得咬牙切齒。

 

更可恨的是,在我有機會重新回到親生父母身邊時,他竟自私地把我藏了起來!我在日記中盡情渲泄著自己的情緒,養父在我筆下成了一個殘暴、無知、可怕的暴君……

 

我無數次在夢中想像親生父母的樣子,并開始有意向村里人探聽我的身世。或許因為事情已過去多年,村里人不再顧忌,他們說我的父母帶有江西口音,看上去像是知識分子。想到自己或許再也見不到他們,我心里便涌起深深的悲哀。

 

因為內心承受著常人無法承受的痛苦,我變得沉默寡言,還總是無緣無故地朝養父發脾氣。

 

明知家里的經濟捉襟見肘,可我卻故意嚷著一會要吃燒雞,一會要喝可樂。為了博得我的高興,養父總是會從兜里摸出幾張皺巴巴的鈔票,無條件地滿足我的無理要求。

 

我再也沒有叫養父一聲“爸爸”,把所有的苦悶和怨恨都發泄到了書本上。小學畢業后,我考上了鎮上的初中,聽說可以在校住讀,我暗自高興。

 

但正因為如此,我的學費和生活費也水漲船高,養父靠種地的收入明顯不夠。為了讓我能讀上書,養父去了鄰村一個瀝青加工廠熬制瀝青。這個活兒又臟又累,危險性也大,一般沒人愿意干,但養父愿意。

 

可是,每次他渾身帶著刺鼻的瀝青氣味回家時,我總是嫌惡地躲開。

 

我每次周末回家,都是養父最高興的時刻。他興奮地跑前跑后,把我最愛吃的涼粉、炒豌豆一樣樣端出來,小心翼翼地守著我吃完,臉上浮起欣慰的笑容。可我對他這種近乎謙卑的殷勤卻并不領情。

 

有一天,我從外面回家,正看到養父拿著我那份得滿分的試卷,得意地給鄰居李叔叔看。我急了,一把搶過來,沒好氣地說:“以后別亂翻我書包!”養父像做錯了事的小孩子,臉一下子紅了。

 

12歲那年,鄰居李叔叔的妻子來到我家,給我帶來了女孩子的衛生用品,還給我講了一些生理常識。當得知是養父讓她來的時,我覺得又羞又惱,為此又好幾天不與他說話。

 

2007年,我以全鎮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衡陽市最好的高中——衡南縣一中。其實,很多人都勸養父別再讓我讀書了。他們的言下之意很明白:一個拐來的女兒,能嫁人生子,幫著養老送終就行了,何必賠上老本?甚至有人對養父說:“你就不怕她翅膀硬了,飛跑了?”可養父什么也沒說,不聲不響地賣掉了家里的一頭豬,還又找了一份分揀醫療垃圾的辛苦活兒……

 

養父不知道,我學習如此努力,就是為了能考上外地的大學,徹底離開他。

 

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高中即將畢業時,我的親生父母來了!

 

從學校到家,3個小時的路程在這天卻顯得那么漫長。我沖進家門,一對穿著打扮都很體面的中年男女立刻站了起來。我一眼就看出,自己飽滿的額頭和白晰的皮膚與那個中年女子如出一轍。

 

她走過來,輕輕拉起我的衣領,看到我頸后的一塊橢圓形胎記,便緊緊抱住我:“孩子,你真的是欣欣,媽媽好想你啊……”我感到了久違的溫暖和踏實,在她的懷里淚雨滂沱。

 

父親從黑色皮包里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塞進養父手中說:“謝謝你這么多年對欣欣的養育,我們想今天就帶她走,她的戶口和轉學手續我們會替她辦的。”養父把信封重新塞回父親手中,囁嚅著說:“我啥也不要,就想要你們給我留個地址。”父親猶豫了一會兒,便寫給了他。

 

養父轉過頭來對我說:“閨女,你在這個家受委屈了……

 

回去后要聽爸爸媽媽的話。”我沒有理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個家。

 

≡03≡

我的新家在南昌的一個教師小區,父親是中學教師,母親是一名護士,我還有一個比我小7歲的弟弟。一回到家,我就恢復了我原來的名字:施雨欣。

 

從與父母的交流中,關于我的片斷漸漸被拼湊得完整:3歲那年,母親帶著我出門買菜,一眨眼我就不見了。母親急得發瘋,只好報了案。

 

兩年后,在南昌市公安局一次集中打拐行動中,一個人販子落網,從他的供述中,民警了解到我可能被賣到了湖南衡陽,并告知了我的父母。

 

他們不辭辛苦地在衡陽的每一個縣市尋找,終于聽說文村有人收養了一個與我十分相像的小女孩。

 

可當他們趕到文村時,就被蔣家奶奶發覺了,她認為養父出了錢,孩子就該歸他,于是便通風報信,養父和養母帶著我落荒而逃。

 

雖然沒能找到我,但父親卻把自己的聯系方式塞進了養父的老屋里,從此后就再也沒有換過電話。從東莞回到文村后,養父發現了父親留下的字條和電話,便把它們藏了起來。

 

2010年3月的一天,父親居然接到了養父打來的電話,于是,我們一家終于得以團圓。

 

得知是養父主動給父親打了電話,我感到有些意外。我想,或許是看到我的叛逆,他意識到自己再也無法留住我了?或許他希望親生父母能給我一個更好的未來?我無暇揣測養父真實的意圖,只顧貪婪地享受著錯失了15年的親情。

 

母親給我買了各式各樣的新衣服,我生平第一次穿上了粉紅色的睡裙,還擁有了安靜整潔的小臥室。

 

我把從養父那里穿來的寒磣衣服統統扔進了垃圾箱,同時把對文村,對養父的記憶努力刪除。

 

我回家沒多久,就收到來自衡陽的一個包裹,里面是曬干的枇杷核。我從小患有支氣管炎,一到換季就咳嗽,養父帶我找過很多醫生都沒有治好。

 

后來一個老中醫用野生枇杷核曬干后煮水給我喝,非常有效,于是每年養父都會到處尋找野生枇杷。

 

我拎起那包枇杷核就扔進了垃圾箱,因為我已經有了母親從醫院開回來的進口止咳藥,不再需要這黑乎乎的枇杷核了。

 

父親把我安排在南昌最好的中學插班讀高三,我優異的成績讓他們大跌眼鏡。得知文村的女孩從沒有一個能初中畢業時,母親感慨地對父親說:“欣欣在這一點上還很幸運的,她的養父沒耽誤她。”父親摸著我的頭,若有所思地說:“難怪他反復叮囑我,要把欣欣安排到最好的學校讀書。”

 

2010年9月,我以620分的成績順利考入四川大學高分子材料專業。2014年,我從川大畢業,并申請到了美國伯克利大學相同專業的全額獎學金。

 

當飛機沖上藍天時,我知道,自己嶄新的人生篇章就此掀開……

 

我很快適應了伯克利大學的生活。在圖書館查資料、在實驗室寫報告、周末時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乘“灰狗”長途汽車四處旅行,日子緊張而充實。

 

2015年4月,我還收獲了自己的初戀,男友是與我同一個課題組的英國男孩史蒂芬。

 

2016年6月,我與史蒂芬同時拿到了伯克利大學的碩士畢業證書,我們的愛情也瓜熟蒂落。參加完畢業典禮,我帶著史蒂芬回到南昌。

 

得知我帶回個“洋女婿”,而且倆人都是名校碩士,四鄰八舍都涌往我家,在一片祝賀和艷羨聲中,我有種揚眉吐氣、脫胎換骨之感,父親和母親熱情地招待著來客,眉眼之間洋溢著驕傲和舒心。

 

就在這種無比歡快的氣氛中,我聽到了關于養父的噩耗。

 

≡04≡

養父的噩耗來自我的老同學肖遠平,他是文村唯一與我一同讀到高中的同學,現在南昌工作。

 

聽我和史蒂芬聊完了我們在海外的見聞以及工作和學習情況后,肖遠平突然說起:“你父親……呃,你養父聽說病得不輕,好像是皮膚癌。”肖遠平的話在我心上落下一記重錘。

 

養父,這是一個被我抗拒和禁錮了多少年的詞。

 

我頓時想起,在瀝青廠打工的養父身上那刺鼻的氣味,分揀醫療垃圾的他,手指經常被刺破,紅腫潰爛,很久都不能愈合。

 

他患上皮膚癌,很難說與這些沒有關系。肖遠平說,自從我走后,養父一直孤零零地生活,他每天最愛做的事,就是把家里最好的花生一粒粒揀出來,最甜的紅薯干一片片挑出來,或是四處尋找野生枇杷。

 

現在的野生枇杷越來越少,有一次采枇杷時,他失足從山崖上墜落,摔壞了腰椎,本來就彎的腰現在更彎了……

 

一種深深的負罪感涌上心頭:養父掙來的血汗錢幾乎都用于給我上學、買書,可我對他卻沒有一天好臉色;他拼了命給我摘來的枇杷核,卻被我扔進了垃圾桶……我心里難過極了,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恥。

 

那天我像發了瘋一樣,喝下了一大瓶白酒,史蒂芬和肖遠平半拖半抱地把我弄回了家。

 

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晚上做了很多夢,在文村與養父生活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般進入我的夢境。原來我刻意封存這些記憶,一刻也不曾離開我的腦海。

 

不知睡了多久,我終于從夢中醒來。眼光觸及之處,竟是臥室柜頂上,父親給我碼放得整整齊齊的包裹。我不在家這些年,養父仍然堅持不懈給我寄東西,每個包裹上都有他笨拙而工整的字跡。

 

在他的想像中,我一直在享用著他精心挑選的花生和紅薯干,而且按時喝枇杷水。想像著養父寄出這些包裹時欣喜而期待的心情,我的心發抖了!

 

如果他知道,這些凝聚著他血汗的珍貴禮物,這么多年來一直在我的柜頂發芽、長霉,他該有多么傷心!

 

我這才發現,這么多年,我竟然誤讀和忽略了養父多少真切樸實的愛:縱然他從人販子手里買下我的行為是違法的,縱然他帶著我逃離我父母的追尋是自私的,但這么多年來他給我的父愛卑微深沉,絲毫不比我的親生父親遜色!

 

面對拿自己的一切來愛我的養父,我對他的怨恨是多么無知而冷漠!想到這里,我放聲大哭……

 

第二天,我便把養父患病的事告訴了父母,并提出希望回文村去看看他。父母感到十分震驚,連忙答應了我的請求。

 

我與史蒂芬一起踏上了開往衡陽的火車。在路上,我第一次把自己的特殊經歷講給史蒂芬聽,他握著我的手感動地說:“我美麗的中國姑娘,沒想到你有這樣曲折的經歷,我很佩服你的養父,讓我們一起為他做點什么吧!”我點點頭,心已經飛往久違的文村……

 

6年過去,養父的土坯房更加破敗了。養父坐在門前矮凳上打盹,他飽經風霜的臉上刻滿皺紋,精神萎靡不振。當我輕輕喚了他一聲,他睜大眼,不敢相信似地:“慧慧?我沒有做夢吧?”我向他介紹了史蒂芬,養父手忙腳亂地給他拿凳子、倒茶,然后拉著我的雙臂,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好像生怕他一松手,我就會再次消失。

 

我發現他露出的手臂上,有大片突起的黑色痣塊,邊緣已經紅腫潰爛。我心痛極了,要捋起養父的袖子仔細查看他的病情。

 

可他卻急忙把手縮進袖子里,不安地說:“慧慧,嚇著你了吧?你放心,醫生說這不傳染的。”在我的面前,養父總是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低到了塵埃里,可他的愛卻在塵埃里開出花來,是那樣鮮艷、奪目。我鼻子一酸,緊緊抱住養父,哽咽著說:“爸,對不起!”

 

≡05≡

我當晚給父親打去電話,想將養父帶到江西治病。父親沉默良久,緩緩說:“孩子,我和你媽媽也曾經怨恨過你的養父,畢竟他讓我們苦苦多找了你12年。

 

但這些年,我們在你身上漸漸看到了很多讓我們驚訝的優秀特質,也意識到你能遇到這樣的養父是不幸中的大幸。我們也看出你對養父有怨恨之情,希望你能原諒他,但這需要你自己的努力。我們很高興,你終于懂得了感恩。

 

所以,爸爸媽媽鄭重表示:支持你的決定!”父親的一番話讓我放下了全部顧慮,我第二天就帶著養父踏上了開往南昌的火車。

 

在南昌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復查結果更不樂觀——惡性黑色素瘤,已經發展到中晚期,局部擴散,最好的方法就是盡快手術。我不敢有半點怠慢,把自己在美國讀書時節省下來的獎學金和勤工儉學的5萬元積蓄全部取了出來。

 

7月13日,養父進行了手術,切除了病灶部位,但為了徹底清除體內癌細胞,養父還有漫長的化療過程。

 

進行了2期化療后,養父體內的癌細胞得到了控制,但他的身體也變得更虛弱,一絲冷風都能使他再次發燒、昏迷。

 

醫生惋惜地表示:目前抗癌藥物都不能實現靶向治療,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會殺死人體自身的健康細胞。對于復發程度非常高的惡性黑色素瘤,手術的預后并不理想。我失聲問道:“最長能有多長時間?”醫生遺憾地回答我:“五年。”

 

養父安靜地躺在病床上,看見我后,他努力地笑笑,啞著嗓子說:“閨女,托你的福,我有生之年能住在這么漂亮的房間里。”我強忍眼淚,握住養父干枯的手,恨自己讀了這么多年書,卻對他的病無能為力。

 

暑期就要結束,導師催促我和史蒂芬回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此時高昂的醫藥費和藥物的副作用也讓養父對治病失去了信心,他收拾了衣物,想回文村老家了此一生。

一時間,我不知如何是好。

(請關注《我與我的養父》下篇) 

編輯/蕭文

上一篇:一次次被感動的22張照片,愿人間溫暖常在 下一篇:我與我的養父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