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望聞問切

潘金蓮族人聯合狀告馮小剛:我們一直生活在這個名字陰影

文章來源:每日人物 更新時間:2017-03-222111

【編者按】本站轉載這篇報道,初衷并非關注“潘金蓮”族人狀告著名導演馮小剛一案本身,雙方誰是誰非,自有法院依法裁決。而是案件彰顯的社會價值:一是依法維護公平正義。依法治國的視角下,不管是誰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權益,哪怕侵犯者是個世人皆知的大人物,被侵犯者是不被世人所知的山野平民,被侵犯者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這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之舉,與國與民與己都值得倡導;二是同宗同族共同應對風險。就本案看,潘家提出的“委屈”與被告是否有關小編無能論及。客觀地說這種“委屈”在現實生活中是存在的。我暫且定義為歷史文學作品人物與現實姓氏姓名對沖所致,這對潘氏族人來說是一種精神上的風險。當然現實生活中的人都需要面對來自各種不可抗的、可抗的風險。在風險面前,如同今天的潘氏族人那樣,共同面對,不僅可以減輕風險受害人的壓力,也可以減輕社會壓力,甚至是國家在扶弱扶貧等弱勢救助方面的壓力,與國與族與家都有好處;三是同宗同族責任擔當。有共同應對風險的責任與擔當,就有盡力避免風險的責任和義務。對今天的潘氏來說,“潘金蓮”成為“不正經女人”的代名詞,根源于施耐庵的《水滸傳》,可說是不可抗的。然而,對我們千千萬萬個家庭及其同宗同族來說,也同樣面對一人成名全家全族之榮、一人恥辱全家全族之恥的問題。時刻保持 “身后有家人族人”的根念意識,就會積極上進,想正事兒,走正道兒,避免風險,這就是人生的責任和義務。小編由此案看到的三個方面的社會價值不一定對,僅供網友們參考。


1490116049524592.jpg

 《我不是潘金蓮》范冰冰飾演上訪者李雪蓮

【原文】

一群潘姓族人把馮小剛告上法庭,他們自稱“潘金蓮”是其先人,要為她恢復名譽。今日,朝陽法院開庭審理此案。外人覺得荒誕,但對于那群族人來說,這是他們永遠無法緩解的關于“名”的焦慮。

 “要搞,就搞個大的”

 59歲的潘金蓮沒有出庭。

 按照她的家人的說法,這位廣東省增城市的農村婦女,已經在病床上躺了七八年。最近這半年,癌變讓她幾乎脫了人形,連話都說不利索,只能通過看別人在紙上寫的字,再用點頭和搖頭兩個動作向世界表達態度。

 去年9月上旬的一天,潘金蓮點頭了。

 那天,堂弟潘新發告訴她,潘氏族人們想找一個“潘金蓮”,以她的名義起訴導演馮小剛和作家劉震云“侵犯名譽權”,問她同不同意。

 當時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正準備上映。這部改編自劉震云同名小說的電影,講述了一個叫李雪蓮的女人,因為被丈夫罵是潘金蓮,一狀告了十年,她要對所有人說:“我不是潘金蓮。”電影開頭還加了一句:“自宋朝到如今,人們都把不正經的女人稱為潘金蓮。”

 這句話引發了潘氏宗族的不滿。

 2016年8月26日,潘家的一個全國微信群里,有人發了條消息,說馮小剛拍了部電影,好像有點侮辱的意思。宗親會的執行會長潘志強上網一搜預告片,“這不是把我祖宗十八代都給罵了么?”他表示很生氣。

 第二天,家在江西九江的潘志強把當地法院和檢查系統的朋友請到家里喝茶,特地問了導演和編劇這么做有沒有毛病。朋友說,確實有點問題。“干。”他說,他準備走法律途徑,告狀。

 潘志強先在網上把劉震云的原著買了,20塊包郵,幾天就看完了。里面凡是提到“潘金蓮”的地方,他都畫了出來,夾好了小紙條。

 他還去了圖書館,找法條:大書架上,《民法》《商法》依次排列。他在書架前自拍了一張,“都是證據”。

 帶著這些“證據”,9月初,“潘氏后裔為蒙冤先人正名座談會”在合肥召開,50多個全國各省宗親會的核心骨干出席了會議,會上大家做了發言。

1490116509743078.jpg

 籌劃會議期間,宗親本來定的是“先祖”。潘志強不同意,說“祖”是男的,潘金蓮只能用“先人”。

 研討會的結論是,潘氏族人共同發起正名行動,“要搞,就搞個大的,馮小剛劉震云不是有名么,就告他們,要殺一儆百,讓文藝工作者以后都不敢隨便拿潘家人開涮”。

 按照他們的說法,起訴立案要想名正言順,以“潘金蓮后人”的名義告狀,在法律上行不通。那就繞一下,拿現實的“潘金蓮”說事兒,所以就得先找個“潘金蓮”。

 潘志強在微信群里發了話,一周之內必須找這么一個“潘金蓮”出來。

 證  據

 正名行動開始后,潘家族人,在湖南做記者的潘利求四處尋找“潘金蓮”。他想寫一寫她們的故事。這些叫“潘金蓮”的女人,多半都生活在偏遠的深山農村,因為父母文化程度不高,沒聽說過“潘金蓮”,所以才取了這個名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潘利求說,她們聽完后覺得這事本來就不光彩,不跟著摻和。

 只有廣東增城的“潘金蓮”同意出面。

 潘金蓮的堂弟潘新發說,潘金蓮身體不好,無法出庭。他的兩個兒子聽說后,同意以她的名義起訴。而他們都同意了,潘金蓮也就點頭了。

 潘金蓮也是后來才知道,這個《水滸傳》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子,因為心狠手辣、淫蕩成性,被別人戳著脊梁骨罵。而她的兩個兒子早已經長大成人了。潘新發說,他們到現在都不好意思說母親的名字,這聽起來心酸。

1490116810512934.jpg

2009版《水滸傳》潘金蓮劇照。圖自網絡

 起訴需要錢,潘志強趕往北京、北戴河,找宗親里的金主們“化緣”。幾個頗具實力的宗親問他,案子有什么困難,潘志強說缺錢。北京的一位“宗親大哥”一聽,立馬給了兩萬。

 潘志強在潘家園附近的酒店長住了兩三個月,和宗親商量對策,找律師咨詢意見。

 他還和一個影視圈人士吃了頓飯,這位人士曾與馮小剛合作過。酒后,對方坐在他旁邊說:“大哥,馮導兒,人不錯啊,非要搞他么?”潘志強聽了心里不爽,“什么叫我搞他啊,是他們搞我們潘家人”。

 叼著煙、翹著腿、穿著中式棉麻休閑裝的潘志強回憶起當天的場景,臉上忿忿:“他罵我,我還得先放他一馬?”

 為了搜集證據,潘志強一個人坐上綠皮車,從九江專門跑到“歷史上的潘金蓮”的老家清河縣,見了《清河縣志》的主編,拿走了縣志記載的“歷史證據”。按照潘志強等人的說法,歷史上真存在一個潘金蓮,這個潘金蓮賢良溫淑,乃是大家閨秀。

 

1490117044851020.jpg

武植祠 圖自網絡

他還去了“武植祠”,拍下了據說是施耐庵后人施勝辰為武、潘兩家人作的“道歉詩”。在祠堂門口,他和“武植”的后人們合了影。潘志強說,“歷史上的武植”相貌不俗,身材高大,不像小說寫的那樣。

 最叫他糾結的是電影上映后,潘志強在去不去看電影之間糾結了很久:不去,不能取證,去,反倒給馮小剛貢獻了票房,這錢花得不甘心。斟酌再三,他還是和另外三個宗親去電影院看了電影。

 “馮小剛這么大導演,這次算是栽了。”潘志強說,他們當時坐最后一排,一邊看,一邊討論。

    官  司

 案子由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由于被告太多,去年12月28日,北京市朝陽區法院未能如期開庭。當時起訴書上9個被告中有2個沒來,其中就有導演馮小剛。

 3月21日上午,案件終于開庭了。8點半一過,六個全國各地趕來的潘姓人向法院走去。

 這次開庭前兩天,華誼公司的法務人員向每日人物稱,“自己及同事均沒有聽過這個訴訟”。到了法庭,潘姓人還是沒能見到馮小剛和劉震云本人。馮小剛與華誼兄弟委托了一家律所,劉震云和出版社委托了另一律所。

 因為潘氏宗親會內部成員的一些意見,潘家中途臨時更換了律師。新律師是此次正名行動另一核心骨干的妻子,是“老潘家的媳婦”。

 新律師3月20日很晚才到,原本計劃的“戰術商討”環節就被省略掉了。反倒是潘志強準備還算充分,他從包里掏出厚厚一大摞資料史籍,“我這都能寫回憶錄的。”

 臨沂來的潘姓宗親看起來心情不錯,第一次他就想來,因為“實在不同意群里別的宗親的意見,這案子怎么能輸呢?”他覺得,《清河縣志》明明寫得那么清楚了,事實就是事實,不能打馬虎眼。

 當天看庭的審判廳面積很小,被告代理人來了五個人,旁聽席只剩三個。這意味著很多潘家人只能站在庭外的走廊里。隨著庭審的進展,一門之隔,潘家幾個宗親激烈討論起來,恨不得直接站在法官面前表達意見。

 潘家的訴訟目的很明確:一、刪除電影中兩處提到潘金蓮的旁白與臺詞;二、被告做公開道歉并賠償名譽損失費1000元。

 潘志強補充說:“我們不為了錢,就為了一口氣,為了名譽。”他說得義憤填膺,但被法官以“發言與訴訟目的無直接關聯”為由打斷了。

 馮小剛的受雇律師反駁稱:導演受雇于投資方,是依法、依約拍攝電影。且作品中提到的“武松”“西門慶”是基于施耐庵的《水滸傳》,作品中的潘金蓮指的是“那里面”的潘金蓮。

 劉震云的律師就一句話,“原告的訴訟請求均指向電影,與書籍作者和出版方無直接關聯。

 庭審幾乎從一開始就變成了潘家人和馮小剛的單獨對峙。潘家人拿出了《清河縣志》原件,新的,足有十幾厘米厚,這是他們最有力的證據。被告律師拿過來翻了翻,陳述理由:《清河縣志》發行數量只有幾千冊,與《水滸傳》幾百年來廣為流傳相比,其知名度遠遠不及,不能成為原告舉證被告忽視史實的直接理由。

 《清河縣志》稱,據民間傳說,歷史上真有潘金蓮其人。

 《清河縣志》是原告方的關鍵證據,被告律師在縣志中涉及“潘金蓮”的部分,找到了五個字“在清河傳說”,由此推導潘家人認為縣志就是史實的理由不充分。

 “縣志是民間傳說,《水滸傳》也是杜撰,為什么偏偏用了《水滸傳》里的潘金蓮?”潘家的律師這樣反駁。

    委  屈

 案件沒有當庭宣判。雖說增城潘金蓮的精神受損物理性證據很難取證。不過,潘家人說,現實生活中,的確有20多歲的姓潘名金蓮的女性找工作期間,受到歧視,紛紛到派出所改名。

 “男的嘛,就罵你是潘仁美的后代,女的嘛,就說你是潘金蓮的后人,反正沒一個好人。”湖南的潘利求說,他從小到大不知道受到多少同學和同事的“變相歧視”。

 從江蘇泰州坐了一夜臥鋪車的潘氏后人潘定亞,小時候因為這個和人動過手。回了家后,他問父親:“潘仁美真的是壞人嗎?”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父親說:“好人壞人,我也說不清。”

 按照他們的說法,“潘仁美”和“潘金蓮”兩個名字,籠罩了好幾代潘姓人的童年生活,為這兩個名字正名成為一些人的夙愿。

 “金蓮、金蓮,多好的字啊,女孩兒叫起來多好聽。”潘志強說,就因為當初《水滸傳》和《金瓶梅》的故事,我們潘家的女孩都不敢取這個名字,憑什么?

 在潘家人看來,“潘”字本來是百家姓里最好的姓:有水、有米、有田。宗親會的成立,集結了各省市的潘姓人,遍布政法商娛,要人脈有人脈,要資源有資源,要財富有財富,這給正名行動提供了足夠的底氣。

 “別人罵我們腦殘,你看我們是不是真的腦殘?”潘定亞抱著胳膊,指著幾位正名行動的主要參與人說,笑容里透著十足的底氣。

 但事實上,正名行動在潘式宗親內部,也是有爭議的。質疑最多的行動的意義:做這個能有啥用?有錢還不如幫助宗親里的弱勢群體。

 在正名行動的核心成員看來,幫扶弱勢群體是一回事,給祖先正名也不能忽視。“我們每個人都曾經因此抬不起頭”,山東淄博的潘明生說,自己快四十的年紀了,每當別人說“你是潘金蓮的潘”時,他臉上心里還是覺得臊得慌。

 除了打官司之外,潘家人說,已經有宗親投資出品了一部電視劇,名字就叫《我是潘金蓮》,主演是曾經在《恨鎖金瓶》中扮演“潘金蓮”的香港女星溫碧霞。

 可在搜索引擎中同時鍵入“我是潘金蓮”和“溫碧霞”關鍵詞時,最新的消息顯示,并沒有潘家人口中“一部長達幾十集的電視劇”。倒是有一部網絡大電影,作品的名字是《我不是西門慶》。

 不過這些信息對于潘姓人來說,似乎并不關鍵。他們篤信的是,那部作品里的“潘金蓮”和“歷史上真實的潘金蓮”一樣,不是個壞女人。

 他們覺得,官司是輸是贏都不要緊,“至少我們一起做了努力”。潘新發倒是有點隱隱擔心,“萬一馮小剛反過頭來又說我們誹謗,我們家也賠不起。”這個風險他沒敢和堂姐的兩個兒子說。

                                 (文章作者:姚胤米 )

上一篇:兩女子結成親家3年后見面就開打 干涉孩子事情過多 下一篇:值得借鑒:一位婆婆回復兒媳婦的信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遼公網安備 21032302210387號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