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休閑閱讀

【中國通史】(12)七雄并立之齊楚燕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20-04-034916

【中國通史】(12)七雄并立之齊楚燕

【編者注】春秋和戰國是東周的兩個歷史階段。春秋始于公元前770年(周平王東遷,東周開始),止于公元前476年,共295年。那個時期,魯國人按照年、季、月、日分門別類記錄歷史,重點對各國發生的重大事件予以記錄,共記錄了公元前722年到公元前481年的242年的歷史。這是中國第一部比較完整記錄歷史事件的書卷。當時是農耕社會,重大事件大都發生于春季和秋季,史官們習慣稱其春秋。后來,孔子及其負責整理這些編年史書史官,便稱之為《春秋》。史學家們以此書卷名命名這段歷史。

公元前475年(周元王元年)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天下),共計255年,為戰國時期。春秋之后,周王室衰微,諸侯國勢力強盛,處于本國發展需要,撕破“有義伐無道”規則,對外擴張,展開爭霸混戰。凸起了七個勢均力敵的大諸侯國,史稱七雄并立。群雄對以戰爭霸、奪得天下心照不宣,稱為戰國。到西漢末年劉向所編纂的《戰國策》一書出版后,詳細的記錄了七大諸侯連年征戰的過程,把“戰國”這個歷史階段名稱確定下來。

春秋戰國時期,被歷史學家稱呼為中華文明的第一次文化大爆炸。這個時期,在經歷了夏商的氏族封建(封國建邦)、西周春秋的宗法封建,轉為戰國的土地封建,相應地社會形態由自然分布的氏族部落轉為都鄙(dū bǐ以城或周邊封國,沒有邊界)國家、再轉為郡縣制國家(面狀版塊分布、國與國之間有明確邊界的國家)。內容決定形態。戰國時期,牛耕技術得到普及、鐵制品得到廣泛應用、編戶齊民政策實施,“戶籍”及人口能夠準備掌握。因而,以家庭為單位的小農經濟興起。促使社會各個方面的革新。打破國人兵役制度,實行廣泛的征兵制。封地和官位不再世襲,布衣將相登上政治舞臺,國家法律取代族規而公開化,讓人人遵守。隨著氏族集團解體,學術走出王室貴族,私學興起,魯國(記錄歷史之國,文人墨客眾多)為典范,孔子為私學的第一人,促成百家爭鳴,實現文化大發展。士職也由血緣族團的武士轉向縱橫捭闔的文士。在祖先信仰方面,各宗族歸為一系。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各個方面全面進步而凸起,讓華夏大一統成為可能。

戰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關鍵性的重大變革和發展時期。王夫之《讀通鑒論》稱其為“古今一大變革之會”。著名歷史學家楊寬先生將戰國時期分別概括為關鍵性的重大變革與發展時期、連年進行合縱連橫的兼并戰爭時期、從分裂割據趨向統一的時期、百家爭鳴而英才輩出的時期、科學技術上重大的創造和發展時期。

春秋末年,列國兼并,剩下的大國主要有秦、晉、齊、燕、楚、吳、越。 戰國早期,上述大國,除吳于公元前473年被越所滅,全都保存下來。本節講述的便是奮發圖強促成“七雄并立”。

春秋末年大國分布圖

經過春秋前后三百多年演變,周王室衰之又衰,諸侯國盛之更盛。在相互征伐中,西周分封的一百多個諸侯國大都被兼并。到戰國初期,只剩二十幾個,周王室被徹底架空。真正有發言權的只有齊楚燕韓趙魏秦七個國家,史稱戰國七雄。

①楚燕秦三國在春秋初期就已經存在,起起落落,終到強盛;②齊國由當初的姜氏齊轉為田氏齊。公元前476年田氏完全掌握國家權力、公元前391年田氏占有齊國、公元前386年周安王正式承認田氏為齊侯,延用齊國號,史稱“田氏代齊”;③晉國到戰國時期,經歷公元前438年的三晉、公元前403年周天子正式承認韓趙魏三家為諸侯與晉并列,再到公元前376年晉靜公被廢除,晉國被趙魏韓三國正式取代。就此,七雄并立正式形成。

春秋末年諸侯國圖

一、齊國

齊國(前1044年—前221年)。周代諸侯國,始封君為周武王國師、軍師太公望(姜子牙),分為姜齊和田齊兩個時代。疆域位于今天山東省大部。共認的春秋四強國之一。

齊國始君姜子牙,亦作姜尚,祖籍東海邊,因其先祖輔佐夏禹治水有功被封呂地,故又稱呂尚。姜子牙出世時,家境已敗落,故年輕時當過屠夫,開過酒店等謀生。他胸懷大志,研習天文地理、軍事謀略,治國安邦之道,直到70歲方遇周武王,奉為國師、軍師。助武王奪得天下,建立西周。分封于營丘(后改稱臨淄)建國,即齊國。呂尚東去就國,一邊與近鄰的萊子征戰,奪取營丘,守護疆土城池。一邊順應當地風俗,簡化禮節,合理修政,發展工商業。利用當地魚鹽之利,煮鹽墾田,人口大增,國力漸強。周成王在三監之亂后,命姜太公曰:“東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無棣,五侯九伯,實得征之。”齊國由此得到征伐之權,富甲一方,擁兵數萬,成為大國,建都于營丘。

【編者注】齊國經歷呂尚受封而建國并逐漸強大以后,又經歷齊國始霸、桓公即位、齊桓獨霸、諸子爭位、霸業崩潰、晏嬰相齊、田氏專權、田氏代齊八個階段650多年的發展,實現雄居華夏,成為戰國七雄之一。

到齊丁公(齊第二代國君,呂尚長子,崔姓和丁姓始祖)時,因代周王室平定武庚之亂成為諸侯國中政治大國。之后,齊國經呂季將第三代國君讓給弟弟呂得(齊乙公),并與呂得共勤周王室,把齊國在王室中的地位又提高一層。到齊哀公,周王室開始衰落,諸侯出現不納貢并相互征伐現象。公元前868年,周夷王聽信紀侯讒言,烹殺了齊哀公。隨即,他的異母弟呂靜被立為齊君,是為齊胡公。從公元前866年,齊胡公遷都薄姑(臨淄西北五十里),引發眾怒,先后發生胡公被殺、其子被驅逐、國都回遷臨淄、厲公暴虐、齊胡公之子攻殺厲公、齊厲公之子呂赤為國君(齊文公)、處死參與殺厲公的數十人,結束長達四十余年的宮廷內亂。

齊文公(呂赤,公元前815—公元前804在位接受父王的教訓,謹慎處理國政,齊國政局漸趨平穩。再傳至齊僖公,強化外結盟,主持與多國會盟同。先后平定宋、衛、鄭國之間紛爭,討伐宋國和郕國,平定許國、宋國之亂,打敗狄戎,聯鄭伐魯,聯宋衛燕三國伐鄭,齊國初步實現霸主地位。

到齊襄公在位時,國力更強,降服紀國與郕國。公元前685年,齊桓公繼位后,“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中原霸主,齊國霸業達到頂峰(詳見【中國通史】(10)群雄并起與五霸迭興

桓公晚年昏庸,疏于治國理政,重用佞臣公子開方、易牙、豎刁等人。當賢臣管仲、隰(xí)朋及鮑叔牙等相繼去逝后,齊國開始走下坡路。以致齊桓公重病時,五公子(公子無虧、公子昭、公子潘、公子元、公子商人)爭位,桓公“身死不葬(67天),蟲流出戶”。齊國國力衰落,齊桓公霸業告終

齊孝公死后,又經歷了一連串的弒殺爭位,到齊惠公,爭位結束。齊頃公(惠公之子)在位時,齊軍在鞍之戰中被晉軍打敗。齊靈公在位時(公元前555年),齊國因背盟討伐魯國。晉國率魯、宋、衛、鄭等共十二個諸侯國興師伐齊,齊大敗,自此無力稱霸。齊國歷經齊僖公始霸,齊桓公獨霸中原,到齊頃公失霸,長達一個半世紀。

齊國在建國之初,實行的是天子二守的管理模式。由周天子封姜姓國氏、高氏為卿大夫,輔佐齊侯守護齊國。卿大夫任命由周天子直接授予,并世代為齊國上卿,輪流執政。凡齊之政務,皆由二卿與呂氏(齊國國君)共裁決。繼國氏、高氏兩公族(國君家族)輔政后,又有鮑氏(鮑叔牙之后)、崔氏(齊丁公嫡子季子之后)、慶氏(公子無虧之子慶克之后)、晏氏(晏弱之后)、高氏(惠公子公子祁之后)、欒氏(惠公子公子堅之后)等卿大夫掌政。君權衰落,卿大夫借機擴充勢力,互相兼并,崔氏、慶氏先后被滅。此后,齊國由上大夫晏嬰主持國政。晏嬰生活節儉,謙恭下士,匡輔國政,勸諫景公,提拔賢才穰苴ráng jū)為大司馬等。同時,出使他國,機敏善辯,不辱使命,使齊國名揚諸侯。

【編者注】穰苴,田姓,又稱司馬穰苴,其祖籍陳國,先祖叫陳完,是陳厲公媯佗的兒子。齊桓公時,陳國發生內亂,陳完避難于齊國,改姓田氏。田完傳五世至田桓子田無宇。田氏施惠于民,民心向歸田氏,田氏因而漸漸強大。其后人田穰苴,是繼姜尚之后一位承上啟下的著名軍事家。曾率齊軍擊退晉、燕入侵,受封大司馬,子孫后世稱司馬氏。田氏勢力昌盛,引起齊國二守警覺,向齊景公進讒言,司馬穰苴被免官。其族人田僖子田乞立志要除掉高氏和國氏。

公元前500年,晏嬰去世。高、國二守把持朝政。公元前489年,景公病重,遺命二守扶立少子公子荼為太子。不久,田乞發動政變,滅高、國二守,弒殺公子荼,另立公子陽生,即齊悼公。公元前485年,田成子田恒田乞之子唆使大夫鮑息弒殺齊悼公,立公子壬,即齊簡公。公元前481年,田恒發動政變,殺了丞相(kàn)和簡公,擁立簡公弟弟公子驁,即齊平公。自此,田恒獨攬齊國大權,盡誅鮑、晏諸族。田氏家族專權于齊平公、宣公、康公三代。

公元前391年,齊康公被田和(田恒后人)放逐于臨海的海島上,“食一城,以奉其先祀”。田和自立為國君,即齊太公。公元前386年,田和被周安王冊封為諸侯,姜姓齊國被田氏取代,田和正式稱侯,仍沿用齊國名號,世稱“田齊”,史稱“田氏代齊”。此時,齊國頗具問鼎中原之實力,步入“戰國七雄”。公元前379年,齊康公死,田氏并其食邑,姜太公至此絕祀。

二、楚國

楚國,又稱作荊、荊楚。祖先族姓羋,熊氏。最早興起于古丹淅之地(今河南省淅川縣東南部)上古楚部落。史記有“篳(bì)路藍縷,以啟山林”,可見艱難。楚人先祖鬻季連的后世子孫。季連為少典的八世孫、陸終的第六子,在商朝末年,為周文王姬昌的老師,并助姬昌起兵滅商,成為推翻商朝后的首席火師。周成王念其功勞,封鬻熊曾孫熊繹為子爵,稱楚子,建國于原籍丹陽(今河南省淅川縣境內,丹江以北,水北為陽,故丹陽)領地50里。

周天子封爵共有五級,分別是公、侯、伯、子、男五個爵位,熊繹受封的是子爵,或因功勞不及,或因周王室歧視蠻夷,或為祖祀。《楚居》篇有熊繹受周成王分封為子爵, 去封地丹陽建國時,在鄀ruò,允姓,子爵小諸侯國盜了一頭小牛來祭祀祖先記載,即典故“鄀國盜牛”

【編者注】有史學研究認為是歧視其為蠻夷之后,而封丹陽。此觀點不應支持。按照周天子分封制,按功勞大小封爵,宜于祖祀封地,王族天朝周邊。這是最有利于鞏固治理天下之擇。熊繹受封為周成王所封,而不是武王,那時中原已無地可封。封丹陽與功勞與祖籍均有關。

楚人初居丹陽,只是彈丸之地。不僅如此,楚人立國后,與中原諸侯一樣,按時述職進貢。楚人除貢桃弧棘矢外,還貢苞茅(過濾酒用物,典故“包茅之貢”)熊繹攜帶貢品,涉渡漢水、丹江,翻越秦嶺,以事天子。在岐陽會盟上,熊繹無盟會資格,負責管理置茅縮酒,并與鮮卑首領一起“守燎”。難免自卑,雖然卑之應當。卑則圖尊,窮則思變。楚人以丹陽立足,向南推進,發展成為雄踞南方的泱泱大國。全盛時的轄地大致為現在的湖北、湖南全部、重慶、河南、安徽、江蘇、江西、山東、上海、浙江的部分地方。

【編者注】政治卑微則少了貴族氣息,多了地氣民意;地域荒夷則多了創業契機,少了懈怠安逸;身處蠻夷則鼓了多元之氣,少了同質單一。故,楚人適應生存環境,把握興衰規律,經歷了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艱苦創業階段;卑躬事王,蓄積國力的固本強基階段;開疆拓土,穩固統治的征伐圖強階段;戰事焦灼,智慧外交的鞏固霸主階段。形成“師夏師夷,以夏變夷”的,既強調固有的艱苦奮斗的務實精神、又能兼容并蓄海納百川的楚文化。為弱楚的崛起注入強大的生命力,因而進入戰國七雄。

沒封則無失,受封存感恩。從熊繹建國起,以感恩卑事王室。同時, “篳路藍縷”,以啟山林,開疆拓土,勤于農事,竭力建國。至熊儀(若敖)、熊眴(蚧冒)等十余代君王,都具有強烈的憂患意識,過著艱苦奮斗的生活。同時,注重以先王艱苦創業的事跡對臣民進行傳統教育,凝聚人心,鼓舞士氣,帶領臣民跋涉山林,開辟疆土,甘苦與共。

到周昭王時,楚人與南越(亦說百越)原地各部族實現文化交融與基本認同,交流也日益頻繁。公元前1000年以前,楚國與鄰近虎方(商時的古方國)、揚越(古越人)謀求銅料與冶煉生產。違反周朝的銅材料及鑄造專營權的規定,被定為叛亂。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前997年,周昭王率諸侯國聯軍三次討伐楚國。繳獲大量青銅。凱旋回師過漢水,橋梁垮塌,墜入水中,昭王死于漢水。此謂“昭王南征而不復”。成為周王室一大心結,楚國也因此受到教訓與警示。

公元前965年周穆王西征時,徐國(西周諸侯國)乘機發動叛亂,楚國聽從周天子號令,與其他諸候國一起出兵攻打徐國,徐偃王敗亡。挽回在周王室中的不好影響。 

【編者注】熊氏是周王朝第一個以爵位身份入南夷建國的,是中原王朝統治觸角入南越的第一國。楚人與原地部族之間的文化差異、資源糾紛等出現的矛盾可想而知。所謂不打不相識,不糾纏就沒交融。經過一個多世紀的師夏師夷,以夏變夷”,楚人尤其是楚的公族成員,在保持著中原文化精髓的同時,也融入了多元的夷文化元素,形成獨具特色的楚文化。加之卑躬事王,履被討伐“不是一家人的作為”。自然就不把自己當成中原一脈了。

熊繹下傳四代至熊渠時,自稱“蠻夷”,“不與中國之號謚”。他針對谷國、鄧國、盧國、鄢國、羅國、權國等小國,在楚國的周圍呈“C”字形環繞。實行近交遠攻的策略,友好近鄰,穩定周邊。到周夷王時,他借各諸侯輕慢周天子之機,攻打庸國、揚越、鄂國,分封給三個兒子各守封地。一方面,獲取鄂地豐富的銅礦資源,將所采的銅礦源源不斷運回楚都。直接奠定楚國之后數百年蓬勃發展的基礎。另一方面,也將楚國勢力推進至江漢平原,鞏固了自己的根據地,為進一步向周圍地區開拓,雄霸一方奠定地緣優勢。

這種局面一直到楚國第十一代君主熊霜時,公元前823年8月,周宣王重臣方叔為將,率兵三萬六千,進攻楚國,大獲全勝。收繳大量銅器,其中就有著名的楚公逆編鐘。可見,當時楚國的煉銅及制銅技術已經不遜于周朝,其國君祭祀先祖規格亦用宗廟重器,王室規格。

此后,歷經數年的平穩發展,休養生息,到公元前758年,楚厲王繼位時,繼續睦鄰結盟,遠征開疆,征服陘隰,進一步增強楚國實力。公元前740年,楚武王(熊通,羋姓,熊氏,名通繼位后,在位50年,奉行鐵腕政策,敢做敢為,兼并權國,以征國設縣,即權縣,成為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縣。為便于集中統治,任命其叔斗緡mín為權尹(相當于后來的縣長)。斗緡也因此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縣級政權長官。楚武王改分封制度為國君委派縣尹制,建立直屬楚君的縣行政機構,是為中國歷史首創之范例。后來,斗緡恃勢,依仗其族內身份,不甘心聽命楚武王,便發動權國遺民叛亂,被鎮壓并處死。此后,楚武王繼續設縣的同時,把縣域內原公族(君王家族)遺民遷于別處安置,鏟除叛亂土壤。楚國每滅一國,便把該國的公族遷到楚國的后方,嚴加監管。以國設縣,因俗以治。如此,楚武王給楚國留下清朗而安寧的江漢平原和一套初具規模的國家機器,楚國由此強盛。成為春秋三小霸之一。

周桓王時,熊通不滿自己子爵,以其先祖鬻熊事文王為由,通過漢陽諸姬向周天子討要更高級的爵位。遭周天子拒絕以后,于公元前704年自稱為王(后謚武),即楚武王。

楚武王之子楚文王定都于郢yǐng,今湖北江陵西北紀南城,繼續擴充疆域,與其他諸侯國經常發生戰事,滅申國與息國,都以縣制,開啟楚國北疆門戶,成為揮師北進中原的橋頭堡

【編者注】楚文王以后,楚國在被滅的國家設縣,有史可稽的20處。其地點大多是在楚方城以外。楚莊王縣沈(今河南平輿),楚靈王縣陳(今河南淮陽)、蔡(今河南上蔡)、東不羹(今河南襄城)、西不羹(今河南舞陽)。楚平王縣城父(今河南寶豐)。楚惠王縣葉(今河南葉縣)。這些縣都在淮北,從西向東的一條線上,構成一道中原防線。

楚成王時,楚在令尹(楚國總攬軍政大權于一身的最高官)子文的治理下更顯強盛。公元前632年晉楚城濮之戰,楚國雖然大敗,但并未損耗楚的國力。楚穆王時,繼續向北擴張,至其子熊旅繼位(楚莊王)時,任用賢臣,整肅政務,強化軍事,以戰促和,使周邊諸侯歸順。公元前594年,宋尊楚。至此,中原各國除晉、齊、魯之外,盡尊楚莊王為霸主,確立了楚莊王在春秋五霸的歷史地位。詳見【中國通史】(10)群雄并起與五霸迭興

后經楚共王和楚康王時期,楚與晉爭霸中原,鄢陵之戰、湛阪之戰,楚雖敗但未失國力。之后晉國內亂,便扶持吳國牽制楚國。公元前546年,因中原諸小國厭戰,宋國出面調停,晉、楚、齊、秦、宋、魯、鄭、衛、陳、許、曹、邾、滕、蔡等14國在宋國舉行弭兵之會。會議決定:晉國和楚國共為盟主,各國共訂盟約,不再打仗;除齊、秦外,各國都要向晉楚兩國同樣朝貢,晉楚兩國平分中原霸權。

晉國扶持吳國對抗楚國,楚國一直被吳國所擾,幾近滅國,直到越國滅了吳國,才得以喘息(詳見【中國通史】之吳越爭霸與春秋落幕

公元前473年(楚惠王十六年),越滅吳后,勾踐稱霸諸侯。為了緩解與楚國的關系,勾踐主動以淮上地予楚,此則有利于楚國的進一步東向。其后,楚通好于秦。公元前445年,楚又滅掉了杞國,自此,楚東拓疆土至泗水之上,盡有江淮以北之地。公元前432年,楚惠王卒。次年(楚簡王元年),楚又滅掉了莒國(今山東莒縣)。以強大的實力步入戰國七雄。

燕國

三、燕國

燕國(公元前1044年-公元前222年)。周武王滅商后,封其弟姬奭shì于燕地,是為燕召公,周王族諸侯國之一。

據《漢書·地理志下》記載:“燕地,尾、箕分野也(即以星宿指定的具體方位)武王定殷,封召公于燕,其后三十六世與六國俱稱王。東有漁陽(北京市密云區十里堡鎮統軍莊村東)、右北平(內蒙古寧城縣)、遼西(遼寧義縣、孤竹國地)、遼東(治今遼寧省遼陽市);西有上谷(張家口市懷來縣小南辛堡鎮)、代郡(河北省蔚縣代王城)、雁門(山西代縣雁門山);南得涿郡之易(保定)、容城(河北保定容城縣區域)、范陽(保定附近),北有新城(河北高碑店市新城鎮)、故安(河北廊房固安)、涿縣(河北涿州)、良鄉(北京房山區良鄉)、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樂浪、玄菟(遼寧東部與吉林東部),亦宜屬焉”。戰國七雄之一。

燕國,因受封于燕地(今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鄉的燕山之野而得名。據史料記載,周武王封召公奭于燕地時,召公奭沒有去封地就封,而是派他的長子克管理,自己則留在都城鎬(hào)(今陜西西安)繼續輔佐周王室。

【編者注】整個西周至春秋后期的300多年,中原逐鹿,烽煙四起,人們似乎都忘了北部還有個燕國。因而,史料中也少有燕國這一時期記載。根據各方面研究資料,大體有以下幾個原因。一是西周封燕地重點為防御。分封布局上,冀北和遼西諸族都封給了殷商的方國和附庸。把召公分封在燕山以南,河北平原以北,重點是防止殷商舊部叛亂和燕山以北游牧民族越過燕山入侵中原。二是燕地環境惡劣。“寧得十里于宋,勿得百里于燕。”在那個時期,北方的苦寒、物產的貧乏,并不是中原諸侯所希望得到的。三是就軍事而言,經濟落后,物產貧乏,軍事也自然不抵中原,難以進入爭霸圈。四是國君忠于周王室,本意不對外擴張,只為守護中原安定,直到公元前7世紀。因而,燕國在戰國時期才后知后覺。

公元前7世紀,燕國才變被動防御為主動奪取。向冀北、遼西一帶擴張,吞并薊國周武王封給堯的后裔、商朝公族遺民,遷都薊(今北京市)。燕桓侯時,強大的山戎先后南下攻伐鄭、燕、齊等國,燕國都城被迫遷到臨易(今河北容城),以躲避山戎的侵擾。燕國越躲,山戎越肆無忌憚。公元前664年(燕莊公二十七年),山戎對燕國大規模侵略,燕莊公不敵,向齊國求援。齊桓公以“尊王攘夷”為號召,向山戎大舉反攻。在伐山戎時,把孤竹、令支消滅,不僅使燕得以保全,還將孤竹、令支收入囊中。經過多年的治理,燕國得到穩定。公元前657年,燕襄公元年,燕國都城又遷回薊城。

公元前539年,燕惠公想重用寵臣,剝奪眾大夫權力引起宮廷內亂,他逃到齊國。前535年齊國、晉國共同攻伐燕國,他被護送回國。剛回燕國便死去,燕悼公繼位。此后,燕國休養生息,平穩發展。中原爭霸的戰火越演越烈,燕國已經無法置身世外,況且燕國的資源優勢已經顯現,對爭霸中原的齊國來說,不失為一大補給。

公元前380年~公元前355年,齊國四次攻擊燕國,燕國在三晉幫助下兩次大敗齊國。同時,燕國自己的軍事實力也在抵御中增強,在燕齊林營之戰和易水之戰,大敗齊國。此后,已經卷入中原征戰的燕國,強化外交。

公元前356年與趙國會盟,穩定近鄰,牽制齊國。公元前335年,燕與趙、韓、魏、齊、楚六國合縱抗秦。公元前333年,齊國借燕易王剛剛即位,奪取燕國十座城池。經蘇秦戰國時期著名的縱橫家、外交家和謀略家)的游說,齊王悉數歸還。公元前323年,燕國參加公孫衍(戰國著名政治家、外交家、軍事家,縱橫家,張儀連橫策略的主要對手發起的韓、魏、趙、燕、中山“五國相王”活動,燕國在此年稱王。同年,蘇秦出使齊國實施反間計,借以擾亂齊國。

公元前314年,齊國借燕國子之之亂攻打燕國,燕王噲kuài和子之被殺,中山國趁機伐燕占領部分領土,在燕國軍民奮力抵抗下,齊國與中山國迫于趙韓秦楚等國的壓力退兵。公元前312年,燕昭王(公子職)即位。

他在易水筑武陽城,勵精圖治,決心興復燕國,報仇雪恥。燕昭王吊祭死者,慰問孤兒,與臣下們同甘共苦。并在燕國諸多元素融合的本地化突出的燕文化支撐下,上下同心,政治郡縣制,軍事強化武裝與訓練,種植業、漁鹽業、冶煉技術、銅制工具、兵器制造、城池建筑等各業經濟全面發展。同時,招賢納士,拜郭隗guō wěi,燕昭王客卿為師,給以優厚待遇,“卑身厚幣以招賢者”,結果各國賢士們爭著奔赴燕國,燕國很快集中了一大批各方面的人才。其中最著名的有樂毅、鄒衍、劇辛、秦開。他以樂毅改革國政,燕國開始變得殷實富足,士兵都樂于出擊,不懼怕戰事。

公元前300年,面對東胡侵占與襲擾,燕昭王讓秦開率軍迎戰東胡。燕軍自西向東,由媯guī水流域(今北京延慶境內)向密云地區的漁水(今白河)、鮑丘水(今潮河)流域推進,一路斬關奪隘,馬踏平川,東胡軍雖奮力抵抗,卻無法阻擋燕軍凌厲的攻勢,只得一路退卻。燕軍乘勝追擊,接連收復失地,并一鼓作氣向東北追殲到一千多里外的今西遼河上游。此后,秦開效法趙國,動員軍民大修障塞,修建成西起造陽(今河北張家口)東到襄平(今遼寧遼陽)的長達兩千多公里的燕國北長城。后來,燕國在廣袤的新領土上陸續設立上谷、漁陽、右北平、遼西、遼東五郡,用以防御胡人的侵略。燕國的疆土一躍超過趙、齊、韓三國,僅次于秦、楚兩國,在列國中位居第三。

后來,秦開率軍向東渡過遼水進攻朝鮮半島的箕氏朝鮮政權,奪取兩千多里土地,直達滿番汗為界。 于是燕國據有遼寧全境及朝鮮半島部分地區。雄居北方,成為戰國七雄之一。

玉澗水口玉澗泉,潤澤恒久遠”

編輯/蕭文


上一篇:【中國通史】(11)吳越爭霸與春秋落幕 下一篇:盛京佳氣東來紫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