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社區風采

沈陽城市雕塑之北站廣場《逐日》

文章來源:民風網 更新時間:2020-05-252983

北站廣場《逐日》

逐日

《逐日》雕塑,沈陽北站廣場。形態表達為追逐太陽的鳥,古人圖騰中的太陽鳥,現代思維為逐日。雕塑承載文脈之源,新樂文化遺址出土太陽鳥圖騰。

史前文明,崇拜太陽、鳥、獸等自然物,相信會給自己帶來好運,相信它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能夠幫助到自己。進而,以崇拜物為精神寄托而畫形為圖騰(保護神符號)。這是一種很普遍的現象。西方自然神話學派認為,人類最早的神是太陽神,最早的崇拜形式是太陽崇拜。日神崇拜及信仰貫穿埃及文脈始終,古埃及人把太陽叫做“拉”,其國王稱作“拉神之子”。被滅絕的古印加文明,也曾以太陽為最高神。太陽節,至今仍是秘魯的傳統節日。印度、希臘、俄羅斯、日本、朝鮮、中東各國等,都發現有早期太陽崇拜的遺跡。縱覽各大文明古國以及環太平洋文明遺跡,太陽崇拜都是遠古人類最主要而普遍的信仰。我國黃河域、西南和華南等地都發現日神信仰和太陽崇拜的文物,存在一元日神信仰的現象。所以,學者何新在《諸神的起源》中說,東亞海洋文化圈其實是一個太陽崇拜文化圈。

鳥靈崇拜與太陽崇拜幾乎同時出現,往往融為一體,變成了“太陽鳥”圖騰。這種文化現象是怎么出現的?

中國古代的鸞或雒,日本的天照大神,古埃及的賴鳥,古美洲的雷鳥,古希臘的克勞諾斯(宙斯),古印度的迦婁羅鳥,蒙古的脫斡林勒鳥等等,都稱為太陽鳥。考古發現,在距今8000年多前的遠古中國農耕文明初期,一些陶器、玉器或骨器,就已經多見將太陽與神鳥融為一體的太陽神鳥紋。例如,浙江河姆渡出土有“雙鳥捧日”、“雙鳥共日”、“雙鳥拱嘉禾”等飾紋。在其他新石器時代遺址中,也經常能見到“太陽鳥”飾紋。如沈陽新樂新石器時代遺址等,大多都是太陽與鳥的組合,或在太陽中繪刻鳥紋,或在鳥身上繪刻太陽紋。那個時候,太陽鳥又被稱作烏金、陽鳥、鸞鳥、鳳鳥等,并最終演變為鳳(鳳凰)圖騰。在距今四五千年的中國稻作民族地區,幾乎是“太陽鳥”的天下。直至周代以后,“太陽鳥”的主體地位才逐漸為“龍紋”所取代。再往后,就是龍與鳳在不同區域,甚至同一區域的不同應用環境中同時出現。雖至今以“龍紋”為主,但在人們的意識中,兩者都是平等的重要。

太陽與鳥幾近同時被人崇拜,只有放回到那個遠古環境中,才能說得通。在古人類的思維中,沒有“太陽”二字,更沒有今天的“太陽”意識。也沒有“鳥”。我們今天的“太陽”與“鳥”是后來人對事物的認知得以透徹之后,尤其是語言文字條件都具備以后,用于事物相區分的名稱。依佛家的“空”,即原本沒有的,是人為賦予的。在當時,鳥與太陽屬于一類物,即“空中飛的”東西。太陽從這(東)邊飛起,到那(西)邊落下,與鳥沒有什么兩樣。太陽能給人帶來光明,溫暖,甚至是火種。還能讓土里長出來的東西,有靈性,很快長高,而且還壯實。如果哪天(陰、雨等)太陽不出來了,人很不舒服,甚至有人被凍死,有人被水淹,有些植物也遭到災而死。所以,人們就認為它有一種力量(太陽能),讓人不冷,讓人看到東西,讓土里長出東西供人吃,保證人存活。因而崇拜。

太陽鳥

鳥和太陽一樣,也是“空中飛的”,或者認為是太陽的“孩子”,或者認為是太陽派下來的“使者”,或者認為是太陽的“伙伴”,如人與人之間一樣。因為太陽一出來,鳥就活靈活現地出來,到處飛落。最主要的是鳥引導人找到食物,教會人農耕。研究表明,人類的稻作、谷物種植起源于鳥類。最早是從鳥覓食行為學來的,即“獸耕鳥耘”之說。古人的經驗,有鳥覓食的地方,就有人吃的東西。或者是植物的果實,或者是鳥扒出來的根莖等,或者是鳥扒過的地方都能長出嫩芽或食用。鳥的覓食,引導人們找到野生稻谷。鳥越多的地方,野生稻谷等人可以吃的東西就越豐厚,能提供給人吃的東西就越多。俗話中的“鳥不拉屎的地方”,指非常貧瘠的地方,即能提供給人的資源很少的地方。實則都是古人生存意識與生存經驗傳承下來的。由此,人們逐漸從鳥覓食扒土等現象中得到啟示,學會耕地,種稻谷。尤其鳥把人們引向沼澤,鳥吃稻穗,讓人們認識野生稻,也學會了植稻。所以,人們相信鳥是來幫助人找到食物,引導人自己種稻谷的,是靈鳥,因而如崇拜太陽一樣被崇拜。

原始人類太陽與鳥的“一物”思維,以及共同具有“神奇的力量”讓人類對其產生的依賴,使兩者(思維為一者)被崇拜。憑借古人類的原始思維,“太陽”“鳥”一物,形成融二者為一體的太陽鳥圖騰崇拜,亦為情理與邏輯之中。河姆渡人如此,同期的沈陽新樂人也是如此。

沈陽北站廣場

聳立于沈陽北站廣場的《逐日》雕塑,取材于七千二百多年前新樂遺址中的一件精美木雕。全長45厘米,形態俊美,似鳥、似魚、似羊,根據出土文物類型、功能反映出的原始生態,科學認定為太陽鳥,新樂人的圖騰,也是沈陽地域文明的最早文物,是為沈陽文化原點之一。故,這種造型也成為沈陽的城市標識之一。

以此形態樹起這座雕塑,也應當以“太陽鳥”文脈的大視角來審視與感悟。其昭示至少有三:一是沈陽是具有遠古文明之脈城市。沈水文明,北方罕見,與中國南方的河姆渡同期,文脈同宗,天下認同;二是沈陽是一個具有光明前景的城市。其現代文明如太陽鳥追隨太陽,越來越燦爛輝煌;三是沈陽是承載與實現夢想的城市。如同新樂人寄愿景于太陽鳥,融合周邊共創令世人稱奇的新樂(沈水)文明,沈陽自人類有紀年史之始,無論是東胡、肅慎,還是外來此區域的邊夷民族,及其后族群,甚至后來的闖關東等,都能來此找到寄托和平衡點而定足。從來就不乏成熟穩重的氣質,不乏領先時代的睿智,不乏砥礪前行的意志,不乏施展才華的機制,不乏“一飛沖天”的舞臺,不乏和諧共榮的生態。因而,從來就是一個務實包容、并蓄兼容、和合共融、甘苦與共的大平臺,迎接天下志士來此共建共享共創,實現自己的夢想。

文/蕭文  (本文照片來源于網絡)

玉澗水

“一口玉澗泉,潤澤恒久遠”


上一篇:沈陽城市雕塑之中山廣場群雕 下一篇:沈陽城市雕塑之《持釬人》系列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