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網
民風網
社區風采

【沈北新區】伊拉麗氏·文蘭和阿吉肖昌:綿延錫伯族文化血脈

文章來源:中國婦女雜志 更新時間:2018-08-026575

綿延錫伯族文化血脈

兩百多年前,錫伯族西遷新疆伊犁戍守邊陲。作為他們的后裔,伊拉麗氏·文蘭和阿吉肖昌夫婦矢志把錫伯文化帶回故鄉沈陽。而他們一家也在傳承光大本民族文化中,親情更濃日子更美,當選2016年“全國最美家庭”。


QQ圖片20161110163033

兩百多年前,錫伯族西遷新疆伊犁戍守邊陲。作為他們的后裔,伊拉麗氏·文蘭和阿吉肖昌夫婦矢志把錫伯文化帶回故鄉沈陽。而他們一家也在傳承光大本民族文化中,親情更濃日子更美,當選2016年“全國最美家庭”。

《中國婦女》記者 王婕

傳承錫伯族文化

從伊犁到沈陽,阿吉肖昌和伊拉麗氏·文蘭一家把錫伯族語言、文字、藝術、民俗、服飾帶回了兩百多年前祖先出發的故土。幾近湮滅的民族文化,在故鄉沈陽煥發璀璨光彩,而這個錫伯家庭也因此收獲了美美的幸福。

錫伯族西遷

慰藉錫伯人的百年鄉愁

伊文蘭是西遷錫伯族的第九代后人。在她幼時的記憶里,每晚都要聽著爺爺奶奶的睡前故事入夢,他們講的最多的就是,兩百多年前,數千肩負使命的祖先淚別故土盛京(今沈陽),趕著牛車跨越大漠高山,萬里跋涉遠赴新疆伊犁察布查爾戍邊的英勇悲壯故事。

知道了自己的根在沈陽,那里就成為小伊文蘭最熱切向往的地方。中學畢業后,才貌俱佳的伊文蘭進入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文工團,當了一名舞蹈演員。1983年沈陽市成立興隆臺錫伯族鄉,她隨團去慰問演出。可是到了沈陽,見到了期盼已久的錫伯族同胞,卻發現他們已經完全漢化了,聽不懂她講的母語,更不會寫錫伯族文字。那次激動又憧憬的歸鄉之旅給了伊文蘭重重一擊,讓她心里難受了很久。

回到新疆后,她更下定決心,要把自己民族的文化傳承光大。于是她就在自己的舞蹈表演中更加注重積累錫伯族的藝術和文化元素,創作了很多極具民族特色的經典舞蹈,這也為她后來傳承傳播錫伯族文化增加了豐厚的積淀。

伊文蘭和阿吉肖昌是在文工團里相識的。年輕時,多才多藝的阿吉肖昌是團里的紅人,美聲、舞蹈、編舞、拉小提琴、繪畫、寫詩樣樣精通,而且最大的愛好是看書,吸引了很多女生的關注和關心。有一次,伊文蘭的好姐妹對她說,你看,聲樂、樂隊的女孩子都搶著和他談對象,咱們舞隊就選你了,你比她們條件都好,你上!

后來,真應了這一句玩笑話,兩個優秀的年輕人果真走在了一起。他們也把傳承和復興錫伯族文化當成了夫妻二人的共同志向和情感紐帶,而故鄉沈陽也成為他們內心深處念念不忘的精神原鄉。

常年致力于錫伯族文化的復興和交流,伊文蘭和阿吉肖昌受到沈陽相關部門的關注。2000年,他們收到了一封來自沈陽的邀請信和特聘書,請他們夫婦重返故鄉為民族文化的搶救性傳承發揮更大的作用。當時,47歲的阿吉肖昌是察布查爾文工團的總導演,剛到不惑之年的伊文蘭任察布查爾少年宮少兒藝術團團長,家庭幸福,生活安逸。可是,聽到來自故鄉的召喚,一直懷有深深故鄉情結的夫婦兩人決定回到沈陽,肩負起在故鄉重振錫伯族文化的使命。

當年先輩為保衛祖國從東到西萬里跋涉,兩百多年后伊文蘭一家為民族文化傳承由西向東反哺故土。夫婦兩人帶著兒子華丹踏上了歸鄉之路,臨行前,他們小心翼翼地將一個沉甸甸的紅布包裝進了行囊,紅布里包著父親親自采集的泥土,它浸透著幾萬名察布查爾縣錫伯族人對家鄉深深的惦念。

伊文蘭清楚地記得,他們一家抵達沈陽的當晚,同胞們趕來為他們接風洗塵。當他們打開紅布包時,眼淚瞬間止不住地流淌下來。他們和故鄉的親人們一起把新疆的黃土緩緩地撒在了故鄉的黑土地上,那是錫伯人重歸故鄉的象征……

伊文蘭

讓錫伯文化在故鄉開枝散葉

在沈陽,伊文蘭和阿吉肖昌分別在黃家錫伯族鄉希望小學和興隆臺錫伯族鎮中心小學任教,專門負責教授小學生學習錫伯族的語言和音樂舞蹈等。伊文蘭說,當他們把故鄉人久違的錫伯族文字寫在黑板上,當孩子們跟著他們說出第一句錫伯語,跳出第一支純正質樸的錫伯族歌舞時,他們內心感慨萬千,因為那意味著錫伯族文化的種子開始在沈陽落地生根。

為了激發孩子們學習錫伯語的興趣,伊文蘭和阿吉肖昌兩人合作編寫出了錫漢對照的雙語教材和朗朗上口的字母歌,并把錫伯族古老的游牧與狩獵生活情景繪成圖畫故事,讓死板的教學變得活潑有趣。從他們的口中,孩子們了解了祖先的歷史和民族的故事,因而倍感驕傲,也增強了學習本民族語言藝術的興趣。就連住在學校周圍的錫伯人,每經過小學聽到里面傳出的錫伯語朗朗書聲,都會情不自禁地駐足聆聽。

為了讓學生練好民族舞蹈的基本功,伊文蘭還搜集大量的舞蹈素材,精心編排極具民族特色的歌舞,帶著孩子們在錫伯文化中快樂尋夢。

16年來,夫婦兩人共培養學生超過千人,并向全國各個藝術演藝團體輸送音樂舞蹈人才百余人,其中很多人成為出色的舞蹈演員。比如,從興隆臺錫伯族鎮盤古臺村走出來的付楊,考上了沈陽藝術學校,現在是中國東方演藝集團頂級的錫伯族藝術專業人才,曾多次隨習近平主席出訪演出。

伊文蘭和阿吉肖昌編排的少兒歌舞獲獎無數。其中包括首屆中國少年兒童藝術節全國少年兒童藝術風采展示大賽優秀編導獎,全國首屆少兒舞蹈大賽特別獎等等。他們編創的錫伯族歷史歌劇、舞劇如《西遷的錫伯人》、《玉足》、《喜利媽媽的傳說》、《在那遙遠的察布查爾》等十余部作品也頻頻獲獎。同時,他們還研制復原鹿頭琴、費特納等多種獨特的民族樂器,應用于錫伯歌舞表演中。

音樂和舞蹈是少數民族的生命之魂,伊文蘭和阿吉肖昌通過藝術讓錫伯族同胞找到了歸屬感和認同感。2000年,在興隆臺鎮有關部門的支持下,他們創辦了“慕客登少兒藝術團”。“慕客登”是錫伯語中的“盛京”之意。第一屆西遷節于這年在興隆臺錫伯族鎮開幕,伊文蘭和阿吉肖昌搜集仍流傳于察布查爾縣的錫伯族民歌,編排了《哈爾巴》、《蝴蝶舞》、《蝴蝶與少年》等純正質樸的錫伯族歌舞。臺下坐著的錫伯人看得淚流滿面,有位同胞滿懷敬意激動地對他們說:“做了一輩子的錫伯族人,我至今才看到什么才是本民族真正的舞蹈!”

錫伯族語言文字和歌舞在第一故鄉沈陽復活了,遼河與伊犁河之間架起了錫伯族子孫血脈相通的文化之橋。這些年,兩地的文化旅游及經貿合作越來越活躍,上千名伊犁錫伯族人后裔回沈陽祭拜家廟、尋根問祖,共話發展。2011年,沈陽市出資200萬元,招收幾十名察布查爾縣的錫伯族孩子來沈陽學習聲樂、舞蹈和樂器,學成后回到察縣民族歌舞團。

伊文蘭和阿吉肖昌深知除了語言文字、舞蹈音樂,射箭是錫伯族人傳統的優勢體育項目之一,他們決心要讓這份骨子里應有的基因重新注入錫伯人的血脈中。他們軟磨硬泡,硬是把在江蘇射箭隊當教練的表弟高德昌請到沈陽,組建了沈北射箭隊,為國家培養出了很多優秀的射箭運動員。

阿吉肖昌和伊拉麗氏·文蘭

民族情涵養最美親情

為錫伯這個僅有幾萬人的民族在故鄉復興文化血脈,世代傳承下去,這種責任感讓伊文蘭和阿吉肖昌在沈陽安了家。十幾年來,他們家成了錫伯族人的溫馨之家:藝術人士來向他們學習民族服飾的制作工藝;錫伯族詩人從察布查爾縣趕來尋找創作靈感,希望能從他們身上感受到錫伯人東歸的豪邁之情;更多的錫伯人則是從全國各地而來,只為拜訪這對為民族復興做出貢獻的傳奇夫妻。

在伊文蘭和阿吉肖昌的生活中,錫伯語是全家的第一語言,他們也常常運用錫伯文字書寫交流。雖然兒子華丹從13歲開始就在漢語言環境中上學生活,但他仍能說流利的錫伯語,用錫伯文讀寫。從沈陽音樂學院鋼琴系畢業后,對本民族樂器樣樣精通的華丹在北京組建了自己的民族樂隊——阿吉亞斯樂隊,在他內心深處,有著和父母一樣的情懷和使命:錫伯人要讓子孫永續感受自己民族豐富燦爛的文化藝術。

阿吉肖昌和伊拉麗氏·文蘭

2014年,這個幸福之家又增加了一名新成員,華丹娶到了漂亮的山東姑娘劉娟。伊文蘭說,當兒媳第一次開口用錫伯語喊他們阿門(爸爸)和額尼(媽媽)時,兩個人一時激動到淚流滿面……

看著自己一點一滴的努力,漸漸換來了更多錫伯人對民族的文化藝術的歸屬感和榮耀感,讓夫婦兩人倍感自豪。雖然為了錫伯文化傳承他們放棄了很多,但能將原汁原味的錫伯族語言、文字、歌舞從萬里之外的察布查爾引回沈陽,也將先祖“敢為人先”的傳世家風帶到故鄉。在他們心里,這份責任與擔當,才是錫伯人的精神之源,也是他們這個最美家庭的幸福內核。


上一篇:【皇姑區?居易青年城社區】劉抗美:10個孤殘兒童的“媽媽” 下一篇:與行云共舟 與學子共求(一)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1-2015.Kinetika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7001860號-1 特別聲明:網站信息僅歸民風網所有,未經過同意不得轉載或下載圖片。 沈陽網站建設 龍興科技
日韩在线 无码 精品